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合作频道 | 区域合作 | 合作动态

欧盟一体化2018“攻坚战”:结构性隐患与马克龙雄心

2018-01-10     21世纪经济报道     访问次数:0

  马克龙在发表总统任上首个新年致辞时称,2018年对欧洲将是“决定性的”,他承诺推动更大程度的融合,呼吁欧洲公民通过公开协商来表达自己对欧洲的要求,以便领导人可以设计一个“伟大的项目”,协助重建强大欧洲。


  说起这两天正在北京访问的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一些英国人心里似乎不太是滋味。一篇英媒相关报道里,特别提到英国首相特雷莎·梅本月底的访华行程被“一再推迟”;而马克龙则正寻求在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后产生的政治真空中扩大法国的国际影响力。


  自去年5月大选上台以来,马克龙领导的新政府削减预算赤字和赋税、松绑劳工环境,在法国人眼里,马克龙除了大刀阔斧改革本国经济体系,也是极力推动欧盟实现雄心勃勃“一体化”目标的领袖。


  法国电台(RTL)委托民调机构哈里斯所做调查显示,51%的法国人对过去一年看法积极,59%的人对2018年表示乐观,这是自2010年以来的最高数据。


  “欧盟要变得更强,成为抗衡世界大国的力量,融合势在必行,这些雄心首先与马克龙息息相关。”位于柏林的罗伯特·博世基金会研究员魏茨泽克(Richard von Weizsäcker)说,“北欧和南欧对欧盟一体化看法不同,西欧和部分东欧国家在民主、法治及移民问题上则有尖锐分歧,这些将是欧盟剩余27个成员国建立更紧密联盟最难逾越的障碍。”


  欧盟改革优先事项


  1月9日出炉的最新失业率数字再次佐证了欧盟日益提升的经济复苏质量:欧盟2017年11月失业率从7.4%下降到7.3%,欧元区失业率从8.8%降到8.7%。这是自2009年1月份以来的最低点。


  过去12个月,欧盟的失业人数减少213.3万人,欧元区失业人数减少151.6万人。但欧元区各成员国之间差距仍很大。


  失业率最低的三个成员国是捷克(2.5%)、马耳他(3.6%)和德国(3.6%);失业率最高的希腊(20.5%)和西班牙(16.7%)超出前者数倍;在欧元区整体年轻人失业率降至18.2%的情况下,希腊(39.5%)、西班牙(37.9%)和意大利(32.7%)年轻人失业率仍居高不下。


  马克龙在发表总统任上首个新年致辞时称,2018年对欧洲将是“决定性的”,他承诺推动更大程度的融合,呼吁欧洲公民通过公开协商来表达自己对欧洲的要求,以便领导人可以设计一个“伟大的项目”,协助重建强大欧洲。他还将新年致辞中有关重塑欧洲的呼吁专门剪辑了两分钟短片发布在网上,以吸引年轻人的关注和参与。


  目前法国已开始推出围绕欧洲改革的公民咨询,以确定民众关心的主要优先事项。


  这位上个月才过完40岁生日的总统计划创建欧盟财政部长一职来改革欧元集团,欧盟财长也将监督欧元区预算并主持欧元集团会议。


  德国担心欧盟财长可能掌握过多权力,而荷兰首相鲁特(Mark Rutte)去年12 月在布鲁塞尔欧盟首脑峰会上甚至不惜因此与马克龙发生公开冲突。


  按照2017年底最后一次欧盟峰会上的表态,法德两国将在2018年3月前就欧元区改革计划达成共同立场,欧元区19个成员国在6月前就欧元区改革“路线图”达成共识。


  欧盟推出单一货币欧元15年后,19个欧元区成员国于去年12月26日在布鲁塞尔开会讨论欧元区改革,旨在增加欧元对抗金融危机的能力,主要目标一是设立欧盟银行业联盟,二是将欧洲稳定机制(European Stability Mechanism)改造为欧洲货币基金(European Monetary Fund),这在很大程度上也与马克龙的想法相吻合,这两个目标也被市场广泛认为是可取且可实现的。


  不过,在德国经济信息研究所(Ifo)所长弗埃斯特(Clemens Fuest)看来,把欧洲稳定机制发展为欧洲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是片面的,会加剧欧元区本身存在的问题,尤其是完全没有任何有效措施来保护纳税人免于个别成员国累积过度债务成本的责任,最终将损害欧元区的稳定。


  “欧盟国”的悖论


  随着英国脱欧,欧盟面临的首要问题就是财政缺口。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1月8日敦促除英国外的27个欧盟成员国支付更多“会费”来填补预算。


  在2019年3月底英国离开欧盟至2020年12月31日之间的过渡期结束时,欧盟每年的结构性支出缺口将达到120亿至130亿欧元。欧盟委员会希望这个巨大的缺口资金一半通过成员国认缴弥补,一半来自节省开支。


  容克认为,应该提高成员国向欧盟预算缴纳其国民总收入1%的上限,为有效实施欧盟政策提供充足资金,以维持欧盟绝大多数现有计划,并应对恐怖主义和气候变化等未来挑战,而不是降低雄心壮志。


  对于欧盟的未来,记者德罗兹迪亚克(William Drozdiak)在他最近出版的新书《断裂的大陆:欧洲危机和西方命运》中的观点令人印象深刻。他称,欧盟不仅仅是一个主权国家联盟,其本身就是一个有国旗、议会和货币的国家。今天欧洲面临的安全困境(恐怖主义威胁)、经济困境(南北差距)和文化困境(民粹主义崛起)等这些挑战,都可以通过将欧盟演变成一个“共和国”来解决。


  欧盟各成员国之间轮流担任主席,1月1日,最贫穷的成员国保加利亚接管六个月轮值主席国,负责主持欧盟会议并制定议程,就欧盟各国的共识而言,难民危机、英国脱欧和未来的欧盟长期预算都是议程上的首要议题。


  令外界惊讶的是,俄罗斯塔斯社1月1日援引保加利亚欧盟轮值主席Lilyana Pavlova的话说,保加利亚认为有必要把制裁问题列为即将举行的辩论议程中的优先事项之一,解除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问题。外界分析主要原因是保加利亚因为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导致相关商业机会流向了塞尔维亚等非欧盟国家。


  至于欧盟的老大德国,自从去年9月大选落幕,至今尚未组阁成功。目前执政的大联合政府正在进行再次组阁的试探性谈判。德国联盟党(基民盟、基社盟)与社民党1月7日进行了五轮试探性组阁谈判的第一轮。社民党主席舒尔茨(Martin Schulz)和基民盟主席默克尔宣布谈判的进度会提速。


  联盟党希望与社民党组建大联合政府,而社民党此前的党代会则仅授权领导层与联盟党进行开放式结果的谈判。本周五,社民党领导层将决定是否向党内建议进入正式的组阁谈判。默克尔对达成一致的可能性表示乐观。


  据雅典大学经济学教授、前希腊财政部长瓦鲁法克斯(Yanis Varoufakis)透露,德国前财政部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uble)曾亲口告诉他:欧元区的结构有问题,应该有一个政治联盟,这一点毫无疑问。


  对于事关欧元区未来的核心问题,他们都认同货币联盟需要政治联盟,没有其它中间道路可走。德国社民党领袖舒尔茨最近也加入公开支持这一观点的阵营。


  但是,欧洲真的需要财政和政治联盟吗?土耳其裔的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教授罗德里克(Dani Rodrik)对此持保留态度。他认为财政和政治联盟都不是必要的,必要的只是将私人金融和公共金融脱钩,使一方的失当不会影响到另一方。


  “在隔离之下,私人金融可以在欧洲层面实现充分一体化,而公共金融由各成员国自行决定。”罗德里克说,“这样各国既能充分获取金融一体化的好处,政府也能继续主导本国经济,布鲁塞尔不再充当强行要求财政紧缩的恶人,让失业率高经济增长低的成员国愤怒。”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