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国际合作频道国际经济
英“脱欧”协议谈判进入冲刺阶段
2018年11月7日 来源: 经济参考报

  由于英国和欧盟接近达成脱欧协议的预期上升,英镑5日上涨23个基点至1英镑兑1.305美元。近期英镑走势紧盯“脱欧”事宜进展,稍有风吹草动便坐上过山车。英国与欧盟的“脱欧”谈判进入最后冲刺阶段,但仍未显露将很快敲定的迹象,外界对于无协议“脱欧”的担忧仍难消减。


  传欧盟有所妥协


  距离英国3月29日正式脱离欧盟已经不足五个月,双方仍然迟迟难以达成协议。“脱欧”谈判大部分议题已经达成一致,双方目前的主要争议之一在于英属北爱尔兰和欧盟成员国爱尔兰之间的边界设定问题。英国“脱欧”后,北爱尔兰地区与爱尔兰之间的边界将成为英欧之间唯一陆地边界。双方均同意避免在英爱边界重新设置实体边境海关,即“硬边界”,但英国、欧盟和爱尔兰迄今没有就如何避免“硬边界”达成一致。


  据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报道,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已经获得欧盟的让步,欧盟愿意让英国脱欧后一段时间内仍留在欧盟关税同盟内,避免在北爱尔兰与爱尔兰之间设立“硬边界”。欧盟愿意不设置“硬边界”,而是在工厂和商铺进行商品检查。同时,欧盟还提出了退出关税同盟的条款,这意味着英国留在关税同盟中是暂时性的。


  报道还称,这项方案已提交给欧盟大使,并请英国官员考虑。梅的谈判团队将对这项方案进行讨论,而欧盟是否将在本月召开特别峰会讨论脱欧的可能协议,英国的意向至关重要。报道称,梅内阁预定6日开会讨论这项提议,梅希望9日前能有足够进展,以便让欧盟宣布启动特别领导人峰会。


  英国一直希望,在退出欧盟单一市场及关税同盟之后,北爱尔兰和爱尔兰之间仍能够保持边界开放,以保证贸易的畅通,并继续落实1998年终结北爱问题暴力冲突的和平协议,直到英国与欧盟签订贸易协定为止。


  欧盟之前提出,英国“脱欧”后一段时间北爱尔兰将续留在关税同盟,使用欧盟的海关代码,并遵守单一市场的商品规则。但这样将导致北爱尔兰和英国其他地区之间设置关税等检查,英国拒绝接受。


  英国首相办公室4日表示,关于《星期日泰晤士报》涵盖全英国海关脱欧协议的报道纯属“臆测”。但首相已明确表示,英国在未来的关系方面取得了良好进展,95%的退欧协议现已敲定,协商正在进行中。


  尽管媒体的报道被英国政府否认,但最近几天,均有欧盟和英国官员表示双方更加接近达成协议,并且有可能在月底前达成。爱尔兰副总理西蒙·柯文尼表示,在月底前有可能达成协议。英国内阁办公厅大臣大卫·利丁顿也表示,双方已经非常接近达成协议。


  梅在国内面临压力


  有分析说,媒体所称的欧盟的妥协方案仍包含了多项英国上个月拒绝的提议,可能招致梅政府及保守党内脱欧强硬阵营的反对,因为在英国和欧盟达成贸易协议前,这些强硬派不愿英国与欧盟结成开放式的关税同盟。


  据英国媒体报道,梅的“脱欧”立场目前在国内正面临压力。目前反对党工党已经明确表示不会支持梅与欧盟达成的任何“脱欧”协议。那么梅只能依靠其在议会的多数席位,但是目前在其保守党内,一些强硬的“脱欧”派保守党议员依然不满梅的“脱欧”立场,希望更加彻底地脱离欧盟。


  有分析指出,如果欧盟真的提出媒体报道中那样的折中方案,其目的也可能是希望“脱欧”协议能够更容易在英国议会获得通过。尤其是有关覆盖全英的关税同盟的退出条款,这一措施并非永久性的,这样的协议就更能够得到强硬脱欧立场的议员的支持。


  在这种党内分歧之中,梅的内阁已经有两位成员辞职,即前脱欧大臣戴维戴维斯和前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还有一些保守党议员声称要驱逐梅,更换首相人选。随着“脱欧”日期的临近,一些政商界人士还要求赋予公众第二次公投的权利,就欧盟与英国达成的协议再次进行公投。


  据英国媒体报道,有70多位英国商界人士呼吁,应当针对英国“脱欧”最后协议条款进行公投,他们还警告称,英国所面临的可能是一个“若非盲目就是破坏性的硬脱欧”。


  金融业警惕“硬脱欧”风险


  目前,英国与欧盟之间的谈判时间已经愈加紧迫,如果是双方在本月还难以达成一致,将无法留给各自的议会足够时间来通过协议。如果最终英国“无协议脱欧”,或将引发贸易混乱和经济动荡。有关无协议脱欧的担忧已经在近期令英镑走势坐上过山车。


  欧盟银行监管机构2日公布了2018年的欧洲银行业“压力测试”结果。测试模拟全欧盟遭遇严重经济衰退且持续到2020年,结果显示,参与测试的银行对总体经济冲击的抵御能力,比2年前进行上次欧盟银行压力测试时更具韧性。


  据报道,监管机构称这是自2009年以来最严格的“压力测试”,银行若无法在“不利”或者是最艰难情况下将资本比率保持在5.5%以上,监管机构可能会迫使其筹集更多资金、出售风险资产或减少派息。接受压力测试的银行中,尚没有一家资本比率跌破5.5%的门槛。


  但表现最差的银行却意外包括欧洲几家主要的大型银行,如英国劳埃德银行、巴克莱银行和苏格兰皇家银行,以及德意志银行等。巴克莱银行在这项模拟最糟情境的测试中,第一类资本比率从最初大约13%开始下滑,并于2020年前跌至6.37%;德意志银行的第一类资本比率,从将近14%跌至8.14%。


  英国“脱欧”是推动这项测试的重要因素之一。欧盟监管机构担忧,如果英国与欧盟之间的贸易和金融交易中断,各大银行将面临巨大风险。


  除了英国“脱欧”,欧元区金融稳定目前还受到意大利债务风波、全球贸易摩擦加剧等因素的不利影响。


  据路透社6日报道,欧元区各成员国财长要求意大利在下周的截止日期之前,修改其2019年预算,以遵守欧盟规则。但意大利拒绝妥协,称不会改变其具有争议的预算赤字计划。这或将使投资者持续担忧意大利的债务可持续问题。欧元区成员国财长担心,提高借款和支出计划会对欧元和更深入的欧元区一体化产生威胁。


  此外,欧元区11月SENTIX投资者信心指数从10月的11.4降至8.8,降幅大于预期,为2016年10月以来最低,而且是连续第三个月下降。主要原因包括有关美国贸易政策和德国汽车产业前途的疑虑打压了信心。


(责编: )

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政府网站,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本网招聘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