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合作频道 | 国际经济

非洲国家债务风险上升

2016-05-16     国际商报     访问次数:0

  本报讯近日,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暂停了向莫桑比克发放直接经济援助和贷款计划。起因是,4月中旬,莫桑比克被曝隐瞒了14亿美元的贷款。原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莫桑比克的债务风险评级为“中度”,而这些贷款一经披露,让该国债务风险陡然升高。这也让非洲国家的债务风险问题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


  据统计,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的平均负债率(外债余额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由2008年的23.5%上升至2015年的34.5%。如果排除南非和尼日利亚这两个非洲主要经济体,其余非洲国家2015年的负债水平估计达到44%,较3年前的31%大幅上升。其中加纳、莫桑比克、安哥拉、刚果(布)等国情况更为严峻。加纳的负债率由2006年的26.2%上升至2015年的72.8%。莫桑比克的负债率则由2011年的37.6%上升至2015年的61%。安哥拉和刚果(布)2015年的负债率分别为57.4%和57.5%。


  上个世纪末,非洲是债务危机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撒哈拉以南非洲2000年时的负债率曾达103%,而目前34.5%的负债率还在40%的警戒范围之内。花旗银行非洲经济学家大卫·考恩分析称,“从总的数据来看,撒哈拉以南非洲似乎并不用真的担心债务问题,但一些国家的债务前景确实不太乐观。”


  《青年非洲》杂志评论称,在一系列不利因素的影响下,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应当立即调整其预算结构,减少对原材料出口的依赖,增加税收。“尽管远未达到上世纪末的债务危机水平,但形势似乎正在恶化。”


  眼下,非洲经济增速正在放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2016年经济增长将放缓至3%。经济减速极大增加了财政赤字不断扩大可能带来的风险。一方面,国际大宗原材料价格下降,加重了赤字负担。石油价格导致许多非洲国家财政收入减少,特别是加蓬、安哥拉、刚果(布)等石油出口国首当其冲。另一方面,该地区多国货币出现大幅贬值。2015年,赞比亚克瓦查和莫桑比克梅蒂卡尔贬值了40%;南非兰特、安哥拉宽扎贬值了20%。货币贬值让美元计价的外债负担变得更加沉重。此外,国际信贷收紧。美联储去年12月加息导致国际借贷成本上升。


  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执行秘书长卡洛斯·洛佩兹表示,与欧盟国家2015年第四季度95.7%的负债率相比,撒哈拉以南非洲负债率并不高,因此非洲的债务问题被夸大了。不过,他认为,非洲国家应当发展更为有效的税收体系,“大部分非洲人并不交税,非洲领导人谈论更多的是发展援助,而非税收体系”。事实上,一个良好的本地收入系统可以有效减少汇率的风险。(李志伟)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