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服务体系 | 信息交流

东莞:创新孵化平台亟待提高含金量

2018-07-13     南方日报     访问次数:0

  在全球范围内,小微企业的孵化是世界难题,有研究报告表明,100个小微企业成长为龙头企业的不到1家,在中小微企业众多的东莞,精准的创业帮扶显得越来越重要。


  不久前,新基地等5家孵化基地入围“省级小型微型企业创业创新示范基地”。至此,东莞拥有国家级和省级小型微型企业创业创新示范基地达14个,在全省约占十分之一。


  随着东莞创新创业土壤的逐渐形成,中小微企业发展持续向好。截至今年3月末,以中小微企业为主体的民营经济增加值达881.37亿元,同比增长7.6%,与全市GDP持平,占全市GDP比重为49.03%。


  当前东莞迈向创新型一线城市的征程中,应该如何搭建创新创业孵化平台,推动中小微企业参与到创新发展的长路当中?日前,南方日报记者走访各类孵化器、众创空间、创新创业基地、行业相关研究人员,探寻创新平台在新时代发展的新方向。多位受访人士表示,基地、众创空间、孵化器等创新平台将逐渐迎来政策红利“断奶期”,接下来必须从提升发展质量上实现新突破,政府要主动作为,引导创新平台往专业化、精细化的新路径前进。


  从旧工厂到创新平台


  制造业“因子”根深蒂固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位于常平镇南埔村的工业区逐渐凋零,随着工业区内的企业被迫外迁,到了21世纪初,这里已几乎沦为一座“空城”……这是东莞首个村镇级的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省级创业创新示范基地——金美科技园的“前身”。


  旧工业区变身孵化基地点燃东莞发展的新动能。“世界工厂”东莞在遭受国际金融危机后,产业转型迫在眉睫,导致了一大批工业厂房空置。2009年,东莞试点旧城、旧村、旧厂“三旧”改造,实施“腾笼换鸟”,一批破烂闲置厂房一跃变成高大上的科技创新“孵化器”园区。


  金美科技园就是抓住了这次历史发展的契机。金美科技园负责人张玉介绍,金美科技园由5万多平方米的红木家具旧厂房、旧宿舍改造而成,通过公共服务平台的搭建和融资平台的引进,打造一条科技创业型企业的完整“孵化链”。


  常平镇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常平镇政府给予金美科技园全方位的支持。如今该园区成为当地“筑巢引凤”工程的一个典型样板。“‘三旧’改造政策解决了产能低下、破旧脏乱的城市老大难问题,破解了现有城市发展用地瓶颈,使城市整体形象得到了质的飞跃。”


  张玉说:“对于最近园区获得‘省级小型微型企业创业创新示范基地’的称号并不意外,自从‘三旧’改造后,金美科技园如鱼得水,如今基地引进各类高新企业100余家,创新集聚程度高。”


  包括金美科技园在内,截至目前,东莞已经有13个省级小型微型企业创业创新示范基地,这些基地通过集聚投资、辅导等服务资源为创业企业提供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开放式的综合服务,每年都有一批企业被成功“孵化”出园,创业成功率被大幅提升。


  从创业创新基地涉及的领域来看,东莞此次入围的侧重于金融类、电子科技类,而广州则偏向于电子商务、智能物联、集成电路、租赁服务等,深圳则多与工业研究院、互联网等领域相关。


  在业内资深人士看来,创新平台的属性与当地的产业基础和产业布局密切相关,比如金融类的创新基地与东莞近年来大力推动科技金融密切相关,中美融易修建的融易大厦的股东有金融的背景;电子科技类的创新基地与东莞深厚的电子信息产业基础密不可分,今年一季度电子信息制造业对规上工业增加值的贡献率是29.8%,诞生出华为、OPPO、vivo等龙头企业,整个产业呈现一枝独秀的发展态势。


  在东莞市孵化协会秘书长李巧曼看来,创新创业基地、众创空间、孵化器等创新平台与一个城市的创新氛围、城市配套、产业基础密切相关。深圳和广州均是对接世界的窗口,深圳和广州完善的城市行政配套、高校资源,吸引了大量的年轻人涌入,因此营造出创新创业氛围,这些特征在孵化器、创新创业基地方面非常明显。而东莞是闻名全球的“世界工厂”,拥有大量的产业基础,也决定了当地孵化器的发展因地制宜,有很强的制造业“因子”。


  遭遇红利“断奶期”


  创新平台孵化含金量面临考验


  金美科技园的转型初战告捷,搅动了一批实干企业家躁动的心。作为东莞成长于上世纪90年代的工厂老板,吴飞选择试水营运创新孵化平台。2012年,吴飞看中了新基社区一片亟待改造的工业区,开始了“冒险”——通过“三旧”改造方式投资、运营孵化园区新基地。吴飞是深耕制造业的佼佼者,于孵化基地的投资运营而言,他还是一个新兵。


  随着时间的推移,吴飞的“冒险”成功了。6年前,新基地所在地还是一片工业旧厂房。6年后,它已实现华丽转身,成为新业态的集聚地,园区入驻率超98%。


  然而,新基地如今遭遇了成长的“烦恼”。此时,在新基地的办公室里,执行总经理黄奇伟在为基地的办公空间头疼,“由于是‘三旧’改造项目,只有5层高的新基地不能加高,空间的利用率不高,导致新基地的发展受限。我们正在寻求新的发展路径。”


  作为创新平台的新兵,中美融易也正在经历这种成长的“烦恼”。今年上半年,乐中英为中美融易隔三差五就出差到外地。从乐中英的时间表可见,这位创新创业基地的总经理在江浙、重庆、贵州等地方出差,经常凌晨坐飞机到项目地调研,当天晚上赶最晚的航班回东莞。乐中英的“奔波”,出于中美融易对优质项目的渴望。


  无独有偶,随着政策红利的逐渐消退,高租金补贴、草莽式高增长似乎已经成为创新孵化平台的过去式,这意味着创新孵化平台将面临着政策“断奶期”的考验。多名创新孵化平台相关负责人表示,平台正在寻找突围的新路径,提升平台的孵化含金量。


  以某民营的创新孵化平台为例子,平台租用场地20元/平方米,加上税费和装修的费用,综合成本高达30元/平方米,但是其对在孵企业仅收租35元。“平台基本是无利可图的,”民营的创新孵化平台相关负责人感慨地说,“以前有政策的补贴,平台的日子相对比较好过,可是随着政策断奶期的来临,如何提升平台的可持续的造血能力已经是箭在弦上了。”


  一时间,市场竞争大、“三旧”改造条件受限、优质项目引进难、空间利用率不高、遭遇政策断奶期等问题集中爆发,东莞处于“风暴眼”中,正在考验东莞的孵化含金量,这就将很多创新孵化平台推向了“变革”的边缘。


  李巧曼说,纵观目前东莞创新创业基地、众创空间、孵化器等创新平台的发展,多数是民营企业经营综合类的孵化基地,同质化程度非常高,过去孵化基地依靠“扮演”二房东收租的模式已经不能适应时代的发展。


  从量变到质变


  提升精细化运营的能力


  沃德普在2014年以创业团队的形式进驻新基地,如今该企业已经升级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营收逾3000万元。企业相关负责人说:“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对创新平台也有新的需求。我们希望平台拥有产业孵化能力,可围绕企业的生命周期,为企业定制详尽的服务规划,助推企业的发展。”


  “随着在孵企业从种子期到成长期的发展,在孵化园提供的免租金的办公室已经不能满足发展的需求,不少企业遭遇知识产权侵权、缺乏财税经验无法做报表、商业模式过于粗糙等问题。立足于长远发展,它们更需要全生命周期的发展规划,需要高端人才、融资、科研院所等高端资源的支撑。”中美融易市场总监阮迪斌说,创新孵化平台能否提供精细化、专业化的服务是中小微企业快速成长的关键,是创新孵化平台能力的体现之一。


  以生物医药为例子,该行业的研发周期非常漫长,其孵化需要专业的技术支撑,对设备和资金的需求也非常迫切,这些问题均掣肘创新企业的发展。


  倪加加是从事生物医药领域的美立康的创始人兼总经理,他说:“生物医药的行业痛点是我当初创业疑虑的原因之一。后来,中美融易听完我的创业思路和规划,给了我100万的种子投资,并免除了一年的物业租金,还为美立康安排专业的财务处理企业财税的事情,帮助公司挺过艰辛的创业初期。”


  经过一年多的努力,美立康从几个人的创业团队成为如今快速发展的高新技术企业。“生物医药行业尤其是生物医药研发领域需要很多仪器设备的支撑,而且经常需要根据研发需求定制特定的仪器设备,中美融易拥有物联网实验室、基因分析实验室等设施以及各种医药生物领域资源,为企业导入了很多生物医药领域的产业资源,让我们在东莞可以寻找到更多低成本的仪器设备提供方,这可以帮助我们降低研发成本,达成效益最大化。”在倪加加眼中,除了融资,中美融易所能提供的专业化服务,是其最为印象深刻的。


  对比,李巧曼说,近年来,创新创业基地、孵化器从数量到质量的转型,已经不是单纯要求数量的增长,更多的要求其向“质量”的要求攀升。从行业发展趋势来看,走专业化、精细化的道路是创新创业基地、孵化器未来的方向。


  政府当“红娘”


  为创新平台提供发展新动力


  回顾东莞的改革开放史,东莞企业家脸谱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从最早期的工厂老板、蓝领为主,逐渐走出了众多龙头企业、中小科技创新型企业。


  为了厚培创新土壤,为东莞培育出更多的创新企业、龙头企业,东莞举办2018年“创客广东”东莞市创新创业大赛,挖掘出更多优质的创新型的中小微企业,对于优质参赛项目,将优先推荐优质参赛项目入驻省市小微企业创业创新基地,并通过后续活动建立常态化服务机制,吸引国内外产业创新项目和创业人才落户东莞。


  在这个过程中,政府不仅充当“红娘”的角色,为创新创业基地引进整合价值、合作需求的企业牵线搭桥,促进企业在全球化竞争中发展壮大,还通过送政策等手段,为企业松绑减负,比如通过奖金补贴、人员培育等方式,来推进创新创业基地的发展。


  近年来,东莞多个创新平台获得相关的省专项基金资助。比如,在2016年,广东东科投资集团的创客茶吧、东莞市中信宝物业投资有限公司的中信宝、东莞清溪电子信息企业创业基地分别获省财政50万元资金资助。


  当前,东莞正向创新型一线城市挺进,打造创新创业生态链将成为引领东莞创新驱动的主要抓手之一。


  “除了政策的帮扶外,我们建议政府可以引导龙头企业、新兴研发机构发力做创新孵化平台,专注于专业领域,一方面真正为在孵企业提供专业化的服务,另一方面为创新创业基地、众创空间、孵化器等创新平台提供转型升级、发展的新动力。”


  李巧曼建议,政府在政策修订上应该加大扶持的力度,尤其是针对在孵企业提供租金、融资方面的帮扶举措;政府可考虑成立相关引导资金,点对点为企业解决实质性的融资需求;制定吸引人才的行政配套政策,吸引高端人才来莞;打造并开放公共技术服务平台,向公众开放公共技术,为在孵企业提供检验检测、技术指导和成果转化等专业服务,助力创业企业创新发展。


  ■记者手记


  用好政府杠杆促进小微企业服务升级


  从新基地顺利“毕业”后,力玛科技发展势头迅猛,并与新基地在东城合资共建互联网产业专业园区,其公司面积扩充达3000平方米,营收更是呈现几何式的增长;从初创到现在办公面积近300平方米,位于中美融易的优闪电子凭“墨痕教育智慧课堂”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在东莞,越来越多的中小微企业借力各类创新平台成长壮大。


  随着“双创”热潮的掀起,各类创新平台也进入了发展的高速期,一大批的创新创业基地、众创空间、孵化器等创新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崛起。以省级小型微型企业创业创新示范基地为例子,10家省级以上小微型创新平台有1家来自东莞,这充分说明了东莞这片热土上创新土壤逐渐形成,创新的质量也在逐渐提升。


  然而,任何事情都是双面的。随着政策红利的消减,市场竞争越发激烈,创新平台向专业化、精细化方向升级箭在弦上。去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强化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进一步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深入发展的意见》,进一步明确引导众创空间向专业化、精细化方向升级,支持龙头骨干企业、高校、科研院所围绕优势细分领域建设平台型众创空间。


  从政府层面,东莞应该专注于研究各种分类施策。现在各个镇街以城市品质提升为名,推动东莞创新创业为由,都在前赴后继打造产业园孵化器,但真正有孵化能力的却不多,不少甚至是穿着孵化器园区外衣的二房东。政府部门要提升各类平台的甄别能力,一定要组建由专业化人员构成的招商团队,在入口环节就形成火眼金睛,把这些不怀好意者拒之门外。


  此外,加大对孵化人才队伍的培养和招引是创新平台迅速发展壮大的利器。东莞可以通过举办粤港澳大湾区孵化器金牌经理人大赛等形式,以赛带练,以赛引才,为东莞为数众多的小微企业孵化平台寻找更多千里马,提升平台自身的人才核心竞争力,进而精准提升对小微企业的服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