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科技创新频道技术博览科技新闻
IPv6:“换道超车”要从应用服务找出口
2018年7月27日 来源: 中国科学报

       “有没有可能,通过互联网平台建立虚拟博物馆,实现文物间的互联互通,让博物馆的每一件藏品都可以在网上查找到详细信息。比如某一时期的青花瓷,它是哪朝哪代,何时出土,现收藏在何处,背后又蕴含着怎样的历史……”


      通过文物传承国家文化,这是中国科学院计算机网络信息中心研究员阎保平近期最想做的一件事,而要想让文物“活”起来,就得让每一件文物都有它的IP地址。在IPv4地址资源消耗殆尽的情况下,以IPv6为标志的下一代互联网为文物的互联互通其打开了新的空间。


      IPv6让网络地址多到无法想象,然而,长期以来我国IPv6资源却未能得到有效利用。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IPv6地址分配总数占据全球第二,但用户占比却还不及1%,全球排名仅为第71位。


      “二十年来,我国IPv6一直没有实现真正的产业化,导致与其他国家差距较大。”在阎保平看来,要想打破这一僵局,就需要发动更多提供内容服务的互联网企业参与其中,从应用上寻找突破口。


      曾经错失良机


      在互联网世界,IP地址是联网设备的“身份证”,它是各终端实现互联互通的基础。互联网采用的标准协议——IPv4或IPv6,是互联网中的“统一语言”,也是互联网体系结构的重要内容。当前,我国主要采用的IP协议版本是第4代,IPv6则是替代它的“升级版”。


      实际上,早在1998年,IPv6就由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首次引入国内,2003年国家也非常及时地将IPv6的发展提上战略日程。然而,自2013年以来,当全球IPv6迅速发展之时,国内布局的步伐反而异常缓慢,目前已远远落后于许多发达国家,甚至不及印度、马来西亚等亚洲国家,真可谓“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从电信运营商的角度,目前的系统基本具备支持IPv4/IPv6双协议,为何设备迟迟没有发挥作用?这不得不从国家战略部署和内容服务上找原因。”阎保平对《中国科学报》记者分析说。


      IPv6的普及给印度带来了一次腾飞的机会。原来只有三四千万宽带用户的印度网络是非常落后的,现在,印度选择跳过IPv4,直接进入到IPv6全新的网络体系架构中。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底,印度IPv6用户达2.207亿,普及率居世界第二,占其国内互联网用户的47%。


      “还有些国家是采取强制措施,比如马来西亚政府规定完全采用IPv6,使其在去年年底进入IPv6应用世界前20行列。”阎保平说,除此之外,“国外一些主要的大型公司,像谷歌等,也早已瞄准IPv6这一巨大市场,将大量业务迁移到IPv6上”。


      反观我国,排名前50的商业网站中,仅有个位数的网站支持IPv6访问。“相比于发达国家来说,我们缺少一定的战略眼光。”阎保平说,国内大部分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商都缺乏国际竞争意识和发展动力,对采用互联网新技术的积极性不高。


      “尤其是在很多互联网运营商里,它的软件开发和运行环境是跟之前的IPv4地址紧密绑定在一起的,如果现在把IPv4换成IPv6,还需要重新部署、重新开发,又将面临成本及技术的考验。”阎保平说,这也或许是此前互联网企业对IPv6不积极的原因之一。


      据记者了解,运营商和应用服务商之间也常有抱怨。运营商认为,只有网站等应用商都支持了,才能部署IPv6;应用服务商则认为,有了运营商先支持IPv6建设的“管道”,他们才能提供内容。IPv6由此在我国还陷入了“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发展怪圈。


      而在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黄澄清看来,政府缺乏明确的市场导向和应用先行意识,也是我国前期IPv6布局缓慢的原因之一。“政府部门、国有企业对IPv6不太了解,缺乏IPv6升级的技术能力,造成政府带头示范作用未能发挥。”


      现在奋起直追


      黄澄清在近日召开的2018中国互联网大会上谈到,IPv4的帧结构现在仅安排13个根服务器,难以再新增,中国没有根服务器,这与中国作为全球互联网用户数最多的国家的地位不符,也不利于对网络安全的自主可控。


      而IPv6将打破我国网络无“根”的困境,下一代互联网国家工程中心主任刘东提出,IPv6体系为我国扩展根服务器提供了新的机遇和可能,这也将从核心基础设施方面对我国互联网安全提供保障。


      不久前,华数集团就与下一代互联网国家工程中心在杭州签署合作协议,双方将强强联合,建设运营全球首个行业IPv6根服务器系统,共同推进下一代互联网IPv6在广播电视网的规模部署。


      不过,在阎保平看来,我国有那么多的IPv6地址都没有被利用起来,如果没有地址与根服务器链接,那么根服务器也形同虚设。因此,推动IPv6的应用,提升互联网企业的战略意识,是当前面临的重要任务。


      “根服务器要想发挥作用,就意味着网络的互联互通能力要很强。”阎保平认为,“当前我国首先要找到IPv6应用的切入点,同时发动更多的互联网企业,特别是一些新生代互联网企业加入进来。而在物联网时代,我国产业界更应该抢占IPv6发展机遇,在应用中寻求突破。”


      与此同时,阎保平还表示,电信网也要与互联网真正融合,通过深化电信企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混改”,引入民间资本的力量,同时为产业链各方敞开大门,形成健康的产业生态圈,合理推进IPv6在中国的产业化发展。


      记者从2018中国互联网大会上了解到,互联网企业对IPv6升级改造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正在进一步增强。国内用户量排名前50位的商业网站及应用都制定了较明确的升级改造方案,大部分典型的互联网应用都将于今年年底前完成改造任务。


      腾讯公司副总裁马斌表示,腾讯云IPv6技术将采用平滑过渡的方式推进,2020年逐步完成端到端的IPv6改造,此时IPv6与IPv4同时运行在腾讯云上,2022年基本实现从IPv4到IPv6的切换。


      阿里巴巴副总裁刘松也表示,阿里巴巴集团将于2018年完成天猫、淘宝、支付宝、优酷四大流量产品的IPv6改造,同时实现阿里云所有主要场景的改造。


      在刘松看来,中国的IPv6必将上演一次巨大的逆转,其用户规模会呈跳跃式发展,产生翻倍增长。届时,用户体验与场景值得所有商业公司关注,其中涉及的流量调度与检测系统,需要企业紧密拥抱三大运营商与教育网,形成长期、有效的合作关系。


      “只有运营商、设备商、软件商、内容商合力,才能实现IPv6的快速部署。希望未来有更多的企业、机构、个人行动起来,共同推动我国下一代互联网的发展。”刘东说。

 

(责编: )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政府网站,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本网招聘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