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融资担保频道热点话题
企业杠杆率需有“降”有“增”
2016年10月14日 来源: 新京报

  据媒体报道,国家发改委13日就宏观经济运行情况举行发布会,新闻发言人赵辰昕指出,不能简单认为去杠杆就会引起经济收缩,要平衡好稳增长和去杠杆的关系。国务院10日发布《关于积极稳妥降低企业杠杆率的意见》,引发社会各界关注。国务院采取了债转股、企业兼并重组等举措,可谓痛下决心,但也说明我国企业杠杆率确实过高。


  笔者认为,我国企业杠杆率同样是结构性问题,国企、钢铁煤炭等杠杆率太高,而绿色产业、战略新兴产业、高成长性企业却因为银行“惜贷”而杠杆率不足。平衡好稳增长和去杠杆的关系,必须做到有“降”有“增”,才不至引发经济收缩。


  首先,我国企业杠杆率不得不降。已有多个团队做过测算,虽然数据有所差异,但都指向我国企业部门杠杆率过高这一现实。国际清算银行(BIS)发布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9月底,中国企业部门的杠杆率达166.3%。根据BIS公布的其他国家数据对比发现,中国企业部门杠杆率居于首位,高出发达国家平均值80%,高出新兴经济体国家平均值 66%。BIS第352号工作报告称,企业部门杠杆率警戒线为90%。换言之,2015年9月底,中国企业部门杠杆率已超过警戒线76.3%。


  其实,我国企业杠杆率存在严重的结构性不合理问题。我国企业杠杆率存在着严重的“被平均”问题,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大型企业与中小企业、绿色产业与房地产企业,它们从银行获得的信贷存在严重“贫富不均”。据新华社报道,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7家山西省属煤企一季度末负债总额超1.2万亿元,几乎相当于全山西省在2015年的生产总值。


  从国际经验看,一国的总体杠杆率水平并不一定是风险的症结所在,去杠杆还要在结构性问题上下工夫。国企、产能过剩行业的杠杆率畸形高企,必须结合去产能、清理僵尸企业和国企改革。对于效率较高的民营企业、未来长期看好的绿色环保产业、引领国家产业转型升级的战略新兴产业、服务业等领域,则相应加大杠杆率,支持企业做大做强,成为经济增长新的“顶梁柱”。


  同时,我国非企业部门杠杆率,也有较大“增”的空间,尤其是居民部门。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情况下,可以在降低企业杠杆率的同时,适度增加政府部门杠杆,支持政府部门用于改善民生短板,这有利于提升社会消费能力和公众获得感;适度增加居民的杠杆,重点支持教育培训、旅游等支出,三四线城市仍可对居民改善住房进行信贷支持;适度增加证券、担保、银行等金融部门的杠杆率,让其对经济增长起到“润滑剂”作用。


  实际上,降低企业杠杆率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增加企业直接融资渠道,减少对银行贷款等间接融资依赖。而拓宽企业直接融资,最大的障碍是资本市场,而这更需要政府部门下“洪荒之力”。


(责编: )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政府网站,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本网招聘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