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非公经济频道最新报道
深改组通过八大意见 改革投融资体制激活社会投资
2016年3月23日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在中国经济进入“三期叠加”的背景下,如何推动改革进一步深化发展,使各方面体制适应新常态?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二次会议给出了最新的回答。


3月2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二十二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


习近平强调,要围绕形成有利于落实新发展理念的体制机制,加大改革力度,直面经济发展新常态下面临的矛盾和挑战,对准瓶颈和短板,精准对焦、协同发力,努力在增强创新能力、推动发展平衡、改善生态环境、提高开放水平、促进共享发展上取得新突破。


上述会议通过了《关于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意见》、《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意见》、《关于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意见》等8个意见。


会议提出改革意义重大。以投资为例,今年1-2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名义增长6.9%,大大低于去年全年10.1%的增速。由于民间投资占到全部投资的大头,新的投融资改革意见出台非常及时。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孙洁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民间投资正在放慢,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所以下一步很多配套的改革措施要跟上。”


研究新发展理念体制机制


3月22日,深改组第二十二次会议召开。这是2016年两会后,深改组举行的首次会议。


会议强调,要准确把握改革试点方向,把制度创新作为核心任务,发挥试点对全局改革的示范、突破、带动作用。要加强试点工作统筹,科学组织实施,及时总结推广。要对试点项目进行清理规范,摸清情况,分类处理。


该会议指出,要把住顶层设计和路线图,注重改革举措配套组合,使各项改革举措不断向中心目标靠拢。特别是同一领域改革举措要注意前后呼应、相互配合、形成整体。


该会议审议通过了8个意见,涉及法律、生态、儿童医疗等多个方面。具体的意见包括《关于推行法律顾问制度和公职律师公司律师制度的意见》、《关于健全生态保护补偿机制的意见》、《关于建立贫困退出机制的意见》、《关于加强儿童医疗卫生服务改革与发展的意见》、《关于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意见》、《关于建立法官检察官逐级遴选制度的意见》、《关于从律师和法学专家中公开选拔立法工作者、法官、检察官的意见》、《关于加强和规范改革试点工作的意见》。


其中,针对生态方面,提出让受益者付费、保护者得到合理补偿,促进保护者和受益者良性互动,调动全社会保护生态环境的积极性。


要完善转移支付制度,探索建立多元化生态保护补偿机制,扩大补偿范围,合理提高补偿标准,逐步实现森林、草原、湿地、荒漠、海洋、水流、耕地等重点领域和禁止开发区域、重点生态功能区等重要区域生态保护补偿全覆盖,基本形成符合中国国情的生态保护补偿制度体系。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秘书长骆建华指出,生态补偿试点其实已经进行多年。比如过去北京对河北进行生态补偿,浙江也对安徽进行过生态补偿。


下一步,这类措施有望全国推开。其中,一些地区如青海三江源涉及的流域太广,有望采取中央转移支付的补偿模式。而各地的生态补偿,主要是对于局部可以看得见的一些生态产品进行补偿。


“生态产品本身是有价值的,需要付费,下游受益地区对上游补偿是一个大势所趋。”他表示。


上述深改组会议,也对其他新发展理念的机制进行了要求。


比如,会议提出要紧紧围绕加强儿科医务人员培养和队伍建设、完善儿童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推进儿童医疗卫生服务领域改革、防治结合提高服务质量等关键问题,系统设计改革路径,切实缓解儿童医疗服务资源短缺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了解到,“加快培育儿科医生”,属于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新补充内容。儿科医生之所以短缺,是由于收入低等因素综合造成。


放宽放活社会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深改组会议通过了《关于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的意见》。会议强调,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要确立企业投资主体地位,平等对待各类投资主体,放宽放活社会投资。


要改善企业投资管理,注重事前政策引导、事后监管约束和过程服务,创新服务方式,简化服务流程,提高综合服务能力。要完善政府投资体制,发挥好政府投资的引导作用和放大效应,完善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要拓宽投资项目资金来源,充分挖掘社会资金潜力。


今年以来,民间投资出现放慢,上述意见的出台非常及时。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1-2月全部固定资产投资增速是10.2%,高于去年全年的10%增速。但这主要是由于政府投资保持高位。2016年1-2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长6.9%,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的比重为61.6%。


中国投资协会会长张汉亚指出,民间投资需要解决两个问题,首先,是否能参与经营;其次,是否能盈利。目前投资的项目很多,但是盈利比较困难,同时很多项目无经营权,所以民间投资积极性不高。


一个案例是铁路投资。铁路的运营权为铁路总公司,且整体投资回报率较低,很多民企觉得投资难以有回报。


另外,有一些项目本身可以盈利,但需要解决配套措施。比如污水处理。居民使用自来水冲厕所费用较高,如果使用处理过的污水,则每吨费用较低。但是污水处理厂到小区之间的管道需要政府投资。


“现在很多地方政府财政实力低,没有钱做这些事情,结果民企很多投资难以持续。”张汉亚说。


孙洁告诉记者,目前国家实施新的改革,是要解决民间资本与政府投资合作(PPP)的一些问题。


因为PPP项目涉及的时间长,很多合同签订需要好几年。另外,很多项目需要更多的资金,但是目前银行贷款期限不够。“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项目有的时间很长,很多是10年以上,但是目前银行贷款一般只提供短期,比如5年。这些都需要通过下一步的配套措施来慢慢解决。”


(责编: )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政府网站,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本网招聘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