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产业频道 | 行业热点

政策利好 海上风电成为新能源发展重点

2017-01-11         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访问次数:0

  日前,国家发改委下发的《关于调整光伏发电陆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的通知》提出,将降低陆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明确海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其中,近海风电项目标杆上网电价为每千瓦时0.85元,潮间带风电项目标杆上网电价为每千瓦时0.75元。


  业内专家认为,此次海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未作调整,体现了国家在发展海上风电方面的政策连续性,海上风电将成为我国未来新能源发展的重点。


  政策连续性利好海上风电发展


  我国拥有18000多公里长的海岸线,海上风力资源十分丰富。同时,与陆上风电相比,海上风电具有占用土地少、发电利用小时数高、适宜大规模开发等优势,加上陆上风电“弃风限电”形势严峻,海上风电逐步成为我国发展风电的重要途径。


  “尽管海上风电具有诸多优势,发展前景广阔,但发展海上风电需要政策支撑,其中电价政策是基础性政策。”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时璟丽表示,此次海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不作调整,对海上风电来说是利好消息,体现了国家对发展海上风电的政策连续性,有助于推进海上风电的发展。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秦海岩也表示,此次降低陆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而海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不降价,政策导向十分明显,体现了国家通过调整标杆上网促风电转型发展,一方面,解决陆上风电“弃风限电”现象和消纳问题;另一方面,积极引导沿海地区和风电企业投资海上风电,为企业投资海上风电注入了强心剂,从而促进我国风电产业持续健康发展。


  事实上,为积极推动海上风电的发展,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国家海洋局等部门不断出台完善海上风电政策。2016年12月,国家发改委印发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加快推进已开工海上风电项目建设进度,积极推动后续海上风电项目开工建设,鼓励沿海各省区市和主要开发企业建设海上风电示范项目,带动海上风电产业化进程;2016年12月,国家能源局出台的《风电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要积极稳妥地推进海上风电建设,到2020年,全国海上风电开工建设规模达到1000万千瓦,力争累计并网容量达到500万千瓦以上。


  时璟丽表示,这些政策只有建立在海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这一基础性政策之上,才能发挥出大效应。


  高成本是发展海上风电的硬伤


  在一系列的政策刺激下,目前我国在海上风电发展上取得了不少成绩,但受自然环境、技术、质量、政策、成本等因素的制约,我国海上风电发展并不乐观。据了解,到2015年全国风电并网装机达到1.29亿千瓦,其中海上风电并网装机仅为75万千瓦。


  对此,秦海岩表示,制约我国海上风电发展存在四大问题:第一,成本高,包括风机、并网、基础配套设施、安装以及运营维护等成本。目前,我国海上风电每千瓦造价在1.5万-2万元,大约是陆上风电的2-3倍,成为制约我国海上风电发展的根本原因。


  第二,技术难题。目前我国海上大型风电设备制造、海上风电施工设备制造、海底电缆制造和敷设等关键技术以及以及海上风电接入技术、海上与潮间带施工成套技术、海上机组支撑结构设计技术等海上风电专用技术研发相对薄弱;海上风电机组的单机容量大,而海水盐度高,对风电机组防腐蚀等要求更为严格,质量问题尤为重要等。


  第三,海上风电面临着“多头管理”的问题。发展海上风电涉及海域使用、选址、海洋环评等领域,需要发改委、能源局、海洋局、环保部门以及军事等多部门审核,这会导致项目审批周期长、建设进度缓慢,同时也大大增加了建设海上风电的时间成本。


  第四,严酷的海洋环境。海上发电建设的风机不仅需要经受住高咸度的海水腐蚀,还要经受海浪、海底地震、台风、暴雨等恶劣气候,这不利于海上风电施工建设和后期维护,也会导致海上风电发生的故障率高。


  国家可再生能源产业技术创新联盟理事长张平也表示,海上风电建设成本高,一旦出现问题维护成本也是难以想象的,特别是出现大的事故,导致不可逆转的后果,会让所有的投入打水漂。


  “发展海上风电是一个系统工程。”时璟丽表示,我国发展海上风电面临着成本高、工程复杂、运行环境恶劣、施工难度大、技术要求高等难点。同时,未形成完善发展海上风电的标准体系,在工程勘察、施工、安装、运行管理维护等方面缺乏技术规范。这些都是我国海上风电发展缓慢的重要原因。


  降成本成为发展海上风电的关键


  此次调整海陆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政策,反映出国家将放缓陆上风电发展速度和规模,海上风电将成为我国未来风电发展的风口。而能否把成本降低到市场可以承受的程度,是未来我国推进海上风电的重中之重。


  “虽然此次海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未作调整,但标杆上网电价还是偏低。”秦海岩表示,国家应进一步完善海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政策,形成合理的海上风电标杆上网电价,这是降低海上风电发展成本的基础性工作。


  秦海岩还表示,加强海上风电专用技术创新,是降低风力发电成本的重要驱动力,也是推动海上风电发展的重要手段,如高质量、大容量的海上风电机组产品、远海大型风电系统、风电场集群运控并网系统。同时加快出大力发展智能电网技术,发展和挖掘系统调峰能力。


  张平表示,国家要培育完善具有竞争力的海上风电产业服务体系,加强海上风电技术标准、规程规范、设备检测认证、信息监测工作,形成覆盖全产业链的设备制造和开发建设能力。同时,加快配套电网建设,将海上风电并网工程优先纳入电网建设。


  此外,秦海岩表示,发展海上风电应结束“多龙治海”的局面,避免多部门互相推诿和打架,应建立由一部门主导、多部门联动的工作和审批机制,优化论证、审批、监管等流程,大大缩短海上风电建设周期,从而降低时间成本。


  时璟丽表示,不仅国家进一步完善发展海上风电的政策和加大补贴力度,各地方政府也应出台海上风电上网电价补贴、奖励政策,作为国家海上风电电价政策的重要补充,共同推动海上风电发展。(本报记者叶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