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菜鸟必看,六步轻松搞定种子轮融资

2016-12-30     猎云网     访问次数:0

  一年前,我们从Social Capital那里筹集到了120万美元的种子轮融资。

 

  作为首次创业者,Alex和我只知道要把风投当做是我们的朋友和同事。这一理解相当于是一无所知。

 

  这些年来,我们也成熟了许多。对于发展过程中的每一次里程碑式进步,包括成立公司、获得首批500位用户以及在Product Hunt上推出产品,我们非常乐于与大家一同分享我们的经验和教训。下面就是我们筹集种子轮融资的具体步骤。

 

  融资前的一步:决定是否需要进行融资

 

  进行筹集种子轮融资之前,你需要决定自己是否要拿风投提供的资金,即便我们内心对此非常渴望。

 

  不管你信不信,从投资者那里拿钱也是有弊端的。

 

  当你进行融资时,你就完全投身于你的创业点子上了。如果你决定去实践另一个创意、去另外一家公司工作,抑或是在一个压力较小的环境下工作,那你实在运气不佳,此时的你已经别无其他选择。

 

  简而言之,筹集风投融资相当于将自己绑在火箭上,不论这艘火箭是否能够一飞冲天,你都下不来了。

 

  另一方面来说,风投资金也能够迅速见效。我们是为一个本身就属于非病毒性垂直领域——个人理财——提供消费者移动应用。风投可以给我们提供资源,进而使Penny在一个竞争异常激烈的领域发展起来。

 

  最终,我们发现争取融资对我们来说是一个正确的决定。我们致力于发展Penny,而获取融资是实现目标的最佳途径。

 

  第一步:征求建议

 

  Alex和我不知道现在自己要做什么,因此我们下一步就是要咨询意见,询问该如何筹集融资。我们联系了自己认识的每一位创始人和早期员工来寻求指导意见。

 

  其中一条从互联网上获取到的早期经验(《Startup Playbook》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就是要尽可能快得筹集到融资,然后投身于工作。为此,我们在连续一周之内完成了所有意见征询会面,我们也尽可能得选择进行面对面会谈。

 

  总的来说,我们大约与十个人进行了会面。在这些会面过程中,我们询问了《Startup Playbook》书上的每一个问题:如何找到投资人、如何与之接洽、谈论什么内容、pitch该说些什么内容、争取获得多少融资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得到了许多相互矛盾的建议。

 

  「“你是否在同一天从两个人那里获得了截然相反的建议?你知道他们说得没有错。请不要折中进行选择,这绝对是一个糟糕的决定。”

 

  ——一位创企创始人

 

  关键在于:我们了解到有许多种和投资人接洽的方式,我们需要从中选择最适合我们的一种方法。

 

  事后想来,这些会面是我们在整个融资过程中做得最明智的决定了。我们不但从交谈的人那里获得了不错的建议,还顺带操练了自己的pitch并向一些天使投资人和风投公司介绍了自己。

 

  第二步:融资多少才够呢?

 

  下一步就是要决定融资的数额。

 

  对种子轮融资而言,创企有两个选择:朋友或家庭支持的融资轮(往往是2.5万-25万美元)或是由天使投资人以及风投支持的融资轮(通常为50万-200万美元)。由于我们已经推出了一款可以使用的Penny应用并且获得了一些活跃用户,我们决定略过亲朋好友的融资,选择去争取风投的融资。

 

  但是,知道从谁那里获取融资与知道自己要争取多少融资,这两点之间是有很大不同的。

 

  通过在谷歌上进行搜索(Alex和我毫无思绪),我们最终决定要筹集到足够多的资金来支持公司一年的运营费用。为了了解公司一年发展所需要的费用,我们将公司一段时间内的预测花费制成了电子表格。预计花费是基于用户群以及员工数的预测增长而决定的。由于上述这些数据都存在些许主观性,在我们得出合理数据之前,我们会略微调整增长率。

 

  基于这些预测,我们预计第一年在员工薪水、办公场地、设施、服务器、营销等方面会花费50万美元。

 

  不过,我们很快就意识到这一数据是不可行的。

 

  在之前征求意见的过程中,我们发现自己对目标“跑道”(指创企资金能够支撑企业运营的时间)的理解太过愚蠢了。事实情况是这样的:在资金消耗完之前你需要正好完成下一轮融资,因此一年的“跑道”就意味着你需要在完成种子轮融资的六个月后就要开始思考进行下一轮融资了。这样的想法还不够精明。事实上,我们建议你筹集的资金需要支撑公司18个月的运营。

 

  另一条建议就是筹集的资金需要低于你实际的需求,至少不高于真正的资金需求数额,这样可以让你更容易得获得动力。

 

  考虑到这些建议,我们决定将目标融资金额定在60万美元(我们的需求资金数额)。如果我们发现投资者对此兴趣颇大,可以适当提高融资数额。

 

  第三步:学会进行pitch

 

  第三步也是准备过程的最后一个阶段,即学会如何宣传介绍自己的公司。这需要花费颇多功夫。

 

  正如一位创始人说得那样,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投资者认可你的公司:

 

  方法1:表现出足够强势的增长和维持力,以至于让他们觉得不投资就是傻子。

 

  方法2:说服他们如果你能够成功,这将是一个多么宏大的企业(提示:最好是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企业)。

 

  第二种办法要更为困难一些,这也是大家为何总是试图从第一种方法入手的原因。

 

  我们之后了解到,对于一家处于种子轮融资阶段的企业来说,投资者们对创始人的重视不亚于企业本身。鉴于此,我为大家提供第三种办法:

 

  办法3:劝服他们相信某种问题的存在,而你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合适人选。

 

  我们最终选择的正是第三种办法。至于要将这一点传达给投资人,请记住主题必须简单明了。用简单明了的话语解释你的公司,这能有力地证明你很了解自己所说的内容。这也便于投资人明白你真正在做些什么。

 

  第四步:忙碌

 

  一旦我们练习过了如何进行pitch,之后的注意力就要放在较为有趣(或是有些许可怕)的部分上了:与投资人会面。

 

  对初创企业来说,这一过程着实因人而异。一些公司需要花费数月时间,另一些公司只需要花费数周或是数日时间。在此,我不会和大家讨论各种会面的情形。事实上,我将会简单叙述一下我们自己的经历。

 

  我们公司的融资开始得有些偶然。我们当时正忙于寻求意见并计划在下一周时间集中向投资者介绍自己并且进行pitch宣传。但当我们与一位愿意当面分享使用反馈的用户见面时,整个融资安排的进程就加快了。说来也神奇,这位用户碰巧是硅谷的资深人士。当他获悉我们计划进行融资时,他就开始针对企业的方方面面“拷问”我们。

 

  我们平和地进行了对话。就在会面结束的十分钟之后,我们收到他的短信:“你们能回来一趟吗?我想为你们引荐一个人。”

 

  十五分钟之后,他引荐的这位人士写了一张支票给我们,这也是我们获得的第一笔投资。当天夜里,我们通过电子邮件完成了一笔价值5万美元的融资交易。

 

  此次见面教会了我们许多事情,比如说:天使投资人行事果断、整个风投行业是无法预测的、运气很重要。此外,还有另外一位人士表示我们正在做的业务有机会大获成功。

 

  在口头交易完成之后,我们的“融资轮”任务就正式开始。为了创造发展动力,我们需要真诚地与其他投资人进行交谈。我们的一位天使投资人在此方面起到了无与伦比的作用。他和他的投资合伙人在硅谷拥有强大的人脉,他们为我们提供了帮助。

 

  在融资第一周时间内,我们组织了近十场与种子轮融资相关的会议。第二周组织了15场,最后一周又组织了十场。大部分会议形式都一样:邮件介绍、30分钟的手机视频以及一两场现场面谈。

 

  正如你想得那样,事情不会一帆风顺。其中一位投资者认为我们的盈利策略是不可行的;另一位投资者由于注意力分散,最终此次会面变成了我们自己面试自己;我们还与一家公司失去了联系,最终也没能进行会面;另一家公司的合伙人在会面过程中更多是在讨论他自己的创业想法,而不是讨论我们的公司。

 

  但是——总的来说——我们还是幸运的。我们拥有合适的团队,并且在合适的时间选择了合适的市场定位。

 

  其中,我们最为期待的是与Social Capital的会面。这也是我们首次前往知名的风投圣地帕罗奥多,大部分会面都是在其他城市。

 

  我不清楚自己会看到谁,但我绝对没有预料到我见到的是一位拿着一大碗冰淇淋走进会议室的合伙人。不用说,他必然是一位很随和的人。

 

  二十分钟时间内,他对投资我们公司表示了初步兴趣。我们有了一些动力。他还建议我们考虑一下提高60万美元的融资“报价”。他的分析论证恰好与我们融资过程中听到的建议不谋而合,因此我们倾向于同意他的提议。

 

  我们与投资交易之间唯一横亘的障碍就是下一周要进行的合伙人会面。如果你从来没有参与过合伙人会议(我们就没有),那你只能自求多福了。在一个小时的时间内,六位风投合伙人向你连环轰炸各种问题,而你需要尽最大努力不要给出一些愚蠢的答案。对于从未经历过此类会议的人来说,这是一场令人心生胆怯而又严苛的会面。和任何一次高压下的表现一样,我们心想自己本可以回答得更好一些。

 

  幸运的是,我们成功通过了。

 

  第五步:完成融资

 

  在融资的第二周,我们对于自己感兴趣的以及对我们感兴趣的投资者有了清楚的了解。之后,我们从pitch宣传模式过渡到协商谈判模式。

 

  我们将投资人范围缩小到两家有意领投融资轮的风投公司(其中包括Social Capital)以及其他一些如果有机会、也愿意参与投资的公司。

 

  尽管我们认为自己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是处理好同期日程确实不是一件易事。在第二位风投同意投资前的一周,第一位风投的offer才姗姗来迟。

 

  就我们自己来说,归根结底,真正的问题还是在于我们经验不足。幸运的是,两位合伙人都愿意给我们一些空间,让我们在此过程中摸索出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

 

  我们与Social Capital的协商则是通过两个深夜电话完成的。第一次电话里,我们确认了预测投资金额并且首次提到了估值上限这个话题(该术语明确了投资者最差情况下的持股百分比以及公司发展最佳情况下的估值)。此次通话之后进行了非正式的背景调查以及一次快速的数据审计。

 

  第二通电话是在两天后,那天也是我的生日。当我与未婚妻吃完晚饭后不久,我就接到了这通电话。让大家感受一下协商可以以多快的速度进行:这通电话不超过10分钟时间,关于主要条款的沟通不超过20%的时间。

 

  当合伙人还没有挂电话时,我们发送了一封邮件来确认条款内容并且让他进行回复,之后就完成了这笔交易。

 

  就是这样了。我们的种子轮融资要告一段落了。

 

  对于Alex和我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无论如何,有资金就意味着成功,而投资也意味着我们有机会在接下来几年时间内继续全力开发Penny。鉴于我们坚信自己能够完成使命——提高大家对理财的了解以及减少理财压力——这笔融资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

 

  第六步:回归工作

 

  第二天,我们检查一番后就签署了一份常规文件来确认投资以及到账资金情况,并在之后的早晨马不停蹄地投身到开发产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