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不要迷恋成功学, 成功关键还是要看你自己的造血能力

2016-12-12     新快报     访问次数:0

  对于创投圈浮躁的氛围,贺宏朝认为:

 

  去年以来,“双创”的热潮席卷了中国大地,一夜之间,遍地尽是孵化器。而随后资本寒冬汹涌而来,大潮退却后才知道谁在裸泳。“行业中也存在鱼龙混杂的现象,很多人涌入行业就是为了拿政府补贴”,广东晨轲投资有限公司总裁、1918创意商务空间连锁首席创业官贺宏朝对新快报记者表示,“政府补贴只是锦上添花,并不是雪中送炭,关键还是要看你自己的造血能力。”他认为,明年行业将会迎来真正的洗牌期。此外,对于创投圈浮躁的氛围,他认为,CEO不能只会讲故事,还要有实干精神,以及强大的抗压能力。

 

  希望打造一个提供生产要素的“加速器”

 

  新快报记者在1918智能网联产业园(下简称1918产业园)采访当天,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很多树木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贺宏朝告诉新快报记者,园区内园林绿化占比65%,也是园区的一大特色。穿梭在近五万平米的偌大园区,很多高达三四米的厂房待改造。根据设计图,改造后的园区以科技为主打,崇尚简约时尚,将办公、休闲、时尚等元素融为一体。而这个宏图的领头人贺宏朝还是位地地道道的80后,言语中流露出与其年纪不符的沉稳干练,更有着80后人敢闯敢拼的特质。

 

  在他的带领下,截至2014年9月,1918创意商务空间连锁已经开发经营的创业服务型写字楼面积超过2万平方米,网点涵盖天河、海珠、越秀等核心商务区,累计进驻的创业型企业超过2000家,合计为各级政府部门创造的财政税收超过1亿元,创造社会直接就业岗位8000余个。

 

  这么抢眼的数据还远远不够。最近,他正在谋划“搞个大事情”,就是1918园区。

 

  “今年9月,广州市政府想打造一个智能硬件领域的专业型的产业孵化园区。”贺宏朝表示,“原来的孵化器都是复合型的产业园区,没有形成一个产业链上下游为主的特色园区 。”他进一步表示,这就是1918智能网联产业园的初衷,主要孵化智能硬件、智能服务、移动互联、车联网。

 

  “我们这个园区改造费用就要1.2亿元,其中还有一条河涌。”他的眼神中流露着坚毅和自信。“我们未来会引进一两个巨头企业,比如科大讯飞等科技龙头企业。”

 

  “我们要做点不一样的事情,”贺宏朝说,其他园区提供的基本是物业服务,而他们将提供更多的产业服务。“我们要跟市里的产业规划一致,建立产业联盟,尤其是传统企业包括上下游企业能整合起来打造成整个产业链条。比如小米粉丝强大擅长营销,但是如果要做智能家电的话,就需要有供应链、原材料以及生产线、销售渠道等,但是这些美的有,我们就是希望通过平台帮助来政府最终优化传统企业进行产业升级。”

 

  与早期的孵化器不同,1918产业园的定位是“加速器”。对此,贺宏朝解释,他们更专注于稍微成熟的企业,“早期的企业以辅导为主,整合资源、风投对接为主,而我们是整合生产要素,这些企业过了初创期,但是需要一个产业化的资源,能够迅速壮大快速发展的东西,就需要产业链的上下游合作。”

 

  政府补贴只是锦上添花,并不能雪中送炭

 

  “去年是双创元年,很多人一拥而入行业中,也有一些浑水摸鱼,就想骗取政府的补贴。”贺宏朝表示。

 

  确实如此,双创的风潮吹过,仿佛只要是个厂房装修一番就可以自称为“孵化器”。贺宏朝粗略估计,目前广州市中宣传大大小小的孵化器不下几千家,“但实际上经过政府资质认定的也只有100多家而已。”

 

  他举例说,现在要做一个孵化器园区,一般运作需要一年时间才有资格去当地区政府登记为孵化器,登记完半年后才能有资格去申请政府认定的孵化器资格。这其中也有严苛的条款,“孵化器中引入的科技型企业不能低于七成,基础数量不能少于20家到30家。整个服务团队四成要有专业训练、并拿到专业资格证书的。”

 

  此外,他还表示,最严格的就是一定要有两家“毕业企业”,而毕业企业要满足以下三个条件中的两个,一是高新技术产业,二是年营业额达500万元,三是要拿到专利。

 

  “第二年还要绩效评价,”贺宏朝说,“就相当于年检,合格后才有资格继续申请政府补贴。”“现在很多传统企业业态不好就转型做孵化器,这种思路就有问题,你没有造血功能指望着政府补贴,肯定是死路一条。”

 

  他认为,明年孵化器行业将迎来真正的洗牌期。“很多冲着政府补贴涌入的,若拿不到补贴自然会转型,并且现在行业中的孵化器一半以上都没有盈利。”

 

  他认为,除了真正的大的投行外,创投一定是跟产业结合的。“真正做孵化器的应该是大的产业公司、龙头企业,他们有资源,可以结合自身资源,一个是他看得懂,比如做新材料科技这种,一看就知道企业技术含量如何,第二个他也有实验室,包括整个产业链等等。所以说,将来的创投行业也将更加细分化、专业化,盲目的投资是走不通的。”

 

  敢赌敢博的劲头 更多是以经验积累为前提

 

  创投圈一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不会讲故事的CEO不是一个合格的创业者”,似乎,讲故事成为了CEO必要技能。不过,在贺宏朝眼中,并非如此。

 

  “创业者不要麻木地相信故事。中国人太喜欢推崇成功学,但事实上,评价成功并不能以短暂的成功来衡量,”贺宏朝表示,“创业是一场修行,没有实干精神是不行的。不会讲故事,确实会没办法快速融到钱,而且企业传播的速度会比别的企业进度慢很多,但是要运营得持久,最终还是要靠产品。”

 

  他表示,很多大学生被“双创”冲昏了头脑,还没有任何社会经验就幻想着创业成功,“不要冲动,国外大学更多是应用教育,在读大学之前就会有很强的社会接触能力,但是中国教育都是处于社会脱轨的状态。所以,创业者们首先要懂得生存,生存下来了再发展,连生存都成问题,何谈创业呢?当然,还涉及到其他因素,比如自己的抗压能力、与社会打交道的能力等。”

 

  说到实干精神和抗压能力,他深有体会。作为早期的创业者,他在2003年就看到了广州市商业房地产的潜力,所以租下了广州某个物业。“当时一个月要交几万元的租金,装修费也要30多万,一年算下来要50万-60万元。”四处拼凑钱还是交不齐费用,所以他只能“厚着脸皮”跟物业公司老总请求延后交付租金。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风险真的很大,一年就需要几十万呀,但是我看准了市场觉得需求量很大,还是坚持了下来。”

 

  作为典型的摩羯座,贺宏朝有着一股敢赌敢博的劲头,但他认为这股劲儿是建立在自己积累的基础之上。2001年开始,他就曾在广州某研究机构做房地产策划,专注于房地产市场调研,而后才又开始专注于写相关书籍,正是这些书帮了他的大忙,书中的见识打动了物业公司的老总,他破例答应可以租金延后付。半年不到,他签下的物业全部租出去了。

 

  “我更相信实践,”说到成功经验,贺宏朝再次强调了实践的重要性。关于1918产业园的未来,贺宏朝对记者说,将由政府牵头成立一个产权交易中心,还要成立一个研发中心,“现在很多初创企业都需要实验室,但是成本很高,我们可以与高校合作,把研发的需求发送给高校,由最专业的实验室来伴你研发,可以为初创企业节省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