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正成为深圳创业大军中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创业新物种 深圳90后

2018-05-17     深圳特区报     访问次数:0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及深圳市标准技术研究院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12月,140万人在深圳创业者中,90后占比约20%。而36氪和百度手机助手联合对90后移动互联网创业者进行了线上调研显示,深圳是90后创业者的最爱。在全国90后互联网创业者中,深圳占比达33.87%,而北京和上海分别是30.65%、12.9%。


  有别于老一代创业者的是,改革和颠覆是90后们创业的原动力。深圳的创新环境、硬件优势和落地精神,吸引他们在这里扎根,实现梦想。


  ■ 深圳特区报首席记者 盛佳婉


  7∶30,刘宗建准时出现在星普利cook simply的中央厨房。


  今天新招了一个处理净菜的员工,他要对新人进行培训。怎么择菜、清洗、斩切,他都要一一示范。


  为了学会中央厨房的标准化管理,刘宗建在稻香做了三个月的管培生。他用左手手关节顶住刀面,右手手起落刀,左手顺势后移,一刀下一手退,如同美妙的音符跳动。


  这是一双弹钢琴的手。2004年,14岁的刘宗建代表中国参加第二十一届(法国)BRIVE国际青少年音乐大赛,并获金奖。2015年,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下,他投身餐饮行业,准备用这双手颠覆你我的吃食。


  跟1990年出生的刘宗建比,1998年出生的贺智威明显有着更大的野心。只学数学、物理,连小学文凭都没有拿过的贺智威,在麻省理工做了多年的飞轮储能、超级电容实验后,决定回国把他的科研成果市场化。他的偶像是钢铁侠,一个不靠奇遇靠智慧拯救人类的超级英雄。他的梦想是通过科技推动人类进步。


  “干自己想干事情”的一代人


  刘宗建1990年在汕尾出生。1991年,他的父亲像很多的潮汕人一样,把老家房子卖掉,带着老婆孩子来到深圳。为的是切断后路、背水一战。


  他的父母做农产品进出口贸易,几乎24小时不停歇的工作,为刘宗建创造了很好的教育环境。


  20年后, 当刘宗建告诉父母自己想要做“半成品净菜”时,父亲的反应先是暴怒,然后拒绝沟通。按照父亲的规划,刘宗建从北大MBA毕业后,会给他一部分启动资金,让他开个小额信贷公司,同时做房地产投资开发。


  经过仔细思考后,刘宗建拒绝了父亲的安排。在他看来,无论是金融还是房地产,拼到最后拼的都是财力和人脉,这注定不是90后所擅长的领域。而科技发展所带来的经济变革,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会逐渐改变人们获取财富的方式。跟父亲相比,他觉得自己更能看到未来。他希望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比如,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贺智威在读小学时,就表现出对数学、物理超乎寻常的喜欢,以及对其他学科的厌恶。他10岁已学完初中、高中的数学和物理,但拒绝学习其他学科。父母认定他不适合国内的教育体制,将他送到美国,跟着一位美国教授上家庭学校(home school)。通过科学实验的方式,完成知识储备,以及培养解决问题的能力。


  在麻省理工大学做项目的日子里,贺智威平均每天睡四个半小时,实验室、图书馆、食堂三点一线,累了就在图书馆或食堂里眯一会,他的宿舍里堆满了工具,基本没回去住过。


  贺智威从来都不认为文凭会成为他实现梦想的阻碍。在互联网高度发达的今天,世界因信息的丰富和享有的便捷性都透明化了。人们在不断创新,对人的评价体系同样需要创新。


  和父辈们不同的是,90后被认为是可以干自己想干的事情的一代人。 这批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中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大多没有经历过物质匮乏年代,没有后顾之忧,也更加纯粹。


  如是娱乐法联合创始人刘莐运用社会学理论对不同年代的创业者进行分析: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代人是50后,基本一穷二白,没有积累;60后赶上上大学和中国经济起飞,现在依然是社会主流。80后是50后的后代,父母给他们的传承不多,且多有负担。而90后截然不同,他们的60后父母有很强的经济能力和社会人脉。


  这帮人喷薄而出的创新力,会帮助中国进入一个极具创新力的年代。


  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结婚后的刘宗建发现,像他这个年龄段的小家庭有个普遍的问题:渴望家的味道,却又不会做饭。他想寻找一个中间地带,能省掉做饭繁琐的准备过程,又能享受做饭的乐趣。


  2015年,他创办星普利cooksimply,做半成品净菜。洗菜、切菜、真空包装,调料配齐。大家要做的就是按照卡片提示,依次拆包下锅。哪怕从未做过饭的人,也能做出美味的鲍鱼红烧肉、七味盐烧三文鱼……


  即便现在高峰期一天能卖出400单净菜,刘宗建创业仍是家里的禁忌话题。从不做饭的父亲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需要半成品净菜。几千年来,人们用脚投票,决定了吃饭的两种选择:在家吃或下馆子。在父亲看来,刘宗建所谓颠覆人们吃饭方式的第三种选择不切实际也没市场。


  刘宗建从来不是喜欢对抗父母的叛逆者。


  5岁时,他跟着我国著名钢琴教育家尚迪教授学钢琴。每周六,他的母亲都要带着他从盐田港出发,坐两个半小时的公交车到华侨城。学钢琴很枯燥,一个小节要反复练几百上千次。他家楼下有个游泳池,每次他练琴的时候,都能听到孩子们欢呼声、尖叫声,他一边哭,一边继续练。


  但在创业问题上,刘宗建表现出父母始料未及的坚持。


  有学者认为,90后或将中国带入“后喻文化”时代,即长辈需要向晚辈学习,引发大量的“信息反哺”现象。间接地,90后带动了整个社会文化的渐进变革。


  父亲越是反对,刘宗建反而越觉得要做下去。“90后”们正在发展成为消费市场的主力军。而如今老一辈很难了解到年轻人的口味,这正是新生代创业者的优势。刘宗建相信,自己能做出年轻人喜欢的、适销对路的产品。


  事实证明,刘宗建做的确实是年轻人的生意。经过两年试水后,刘宗建勾勒出了自己的用户画像:24—28岁,女性,白领,注重生活品质。也有例外,譬如情人节时,男性用户会大增。用户们更喜欢叫它“作弊神器”,广泛应用于见家长、宴请朋友、日常生活小惊喜等场合。


  打通科技成果转化“最后一公里”


  如果你是一个工程师,想在5天或两周的时间来实现一个创作理念,在哪儿可以实现?答案是深圳。


  2015年,当贺智威发现美国两家无人机巨头公司,被中国深圳的大疆反超时,他意识到,国内低廉的加工成本,经营成本,周边配套产业及国家政策的支持,是转化科研成果更好的选择。当年,他决定回国创业。


  在过去的几年里,他一直在做飞轮储能的应用试验,他的梦想是能把飞轮储能应用到更广泛的领域,从而推动技术进步、社会发展。


  2015年,在北京、上海、天津等地转了一圈后,贺智威发现,技术转化所需要的基本要件:核心人才、资本、硬件制造等都指向了深圳。


  近年来,深圳智能硬件产业链集群效应明显,100公里范围内的产业链条非常完整。硬件创业者很快就可以找到实现想法所需要的原材料,从而在很短时间里完成“产品原型-产品-小批量生产”的整个过程。


  2016年5月,贺智威创办坎德拉(深圳)科技创新有限公司。经过反复的市场调研和论证后,贺智威决定将飞轮储能应用在机器人上。


  飞轮储能是指利用电动机带动飞轮高速旋转,在需要的时候再用飞轮带动发电机发电的储能方式。它突破了化学电池的局限,用物理方法实现储能。因具有清洁、高效、充放电迅捷、不污染环境等特点,飞轮储能被认为是未来有很大发展前景的储能技术。


  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贺智威和他的团队通过将控制力矩陀螺和飞轮储能一体化,与机器人相融合,一定程度上解决飞轮储能的内损问题,实现长时间储能,制造出了更高性能的机器人。“比如移动速度可以和电动自行车相当,运载量是人的几倍,可以爬楼梯,适用于解决物流的最后一公里。不少专家认为这是目前国内性能非常顶尖的机器人,”贺智威说。


  低调务实的落地精神


  2015年,刘宗建创办星普利时,互联网餐饮风头正盛。北大硕士张天一卖起了牛肉粉 ,BAT员工辞职做起了西少爷肉夹馍,互联网大v赫畅创办了黄太吉。


  当时,互联网创业的标准打法是:讲故事、拿投资、降维打击抢占市场。跟这些创业者相比,刘宗建更像个思想保守的中年人,不讲故事,谨慎融资,亲力亲为,量力而行。


  在学钢琴的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刘宗建都不是尚迪教授身边那个最优秀的孩子。他用了比别人更长的时间入门,也花了更长的时间训练。后来,他以黑马姿态反超了夺冠热门。


  尚迪给刘宗建的评价是 “不浮、实在”。


  在过去两年多里,有大约15个投资者找到刘宗建,看中了星普利的故事和他身上鲜明的标签:有梦想、北大毕业、钢琴王子、创二代。他一一拒绝了。他对资本有清醒的认识:在创业初期,资金的获取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投资者能否认可企业的核心理念和发展方向。刘宗建需要的投资者不仅仅是提供资金,更重要的是希望投资者能帮他评估风险,并将它纳入到投资者的商业网络中,为企业发展赋能。


  创新谷联合创始人朱波总结了北上广深创业团队黄金搭配:先由深圳的创业团队定方向、出产品和市场试水,经过初步的市场验证后,聘请北京的团队来写商务计划及讲故事忽悠投资者,融资成功后,邀请上海的团队加盟来筹划商业模式和业务拓展,业务形式规模后,服务和运营由广州团队来承担。


  跟其他地方的创业者相比,深圳的年轻人更加务实,大家愿意脚踏实地做着细分的一片市场。


  而先赚到钱养活自己,是刘宗建的基本诉求。


  在连续切了200多天菜后,刘宗建迎来了他的第一个星期天。在创业的第一年里,他每天凌晨去采购食材,早餐在车里解决,洗菜、切菜、包装、开发菜品、物流、售后、设置标准化流程、写文案、客服,几乎所有的事情都亲力亲为。


  “我觉得半成品净菜的方便程度刚刚好,不能再进一步,也不用再退一步。投资者必须是认同这个理念的,这是合作的基础。如果不能拿到投资,我们就在现有规模上做到精益求精,可能慢一点,但步子会更稳。”刘宗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