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焦点新闻
不畏浮云遮望眼 2018“下半场”仍看好中国经济基本面
2018年7月10日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7月刚过去一周多,目前仍值2018年“上下半场”的交替期,到下周一(7月16日),国家统计局将正式公布包括GDP增速在内的第二季度国民经济运行数据。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经济的走势持续引发全球聚焦——部分需求指标增速有所波动,外部环境不确定性有增无减,上半场是否稳得住?下半场能否有进步?


  7月7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出席第八届中国-中东欧国家经贸论坛开幕式时指出,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中国经济有“三个不会变”:一是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不会变;二是市场化改革的取向不会变;三是扩大开放的决心不会变。


  不畏浮云遮望眼。观察大国经济要看全局,准确看待短期数据升降之“形”,准确把握经济长期向好之“势”,方能察形辨势,拨云见日。


  风物长宜放眼量。观察大国经济须辨大势,认清中国经济韧性强、潜力大、后劲足的基本面,方能明晰方向,坚定信心。


  7月8日,“2018中国财富论坛”在青岛举行。在论坛现场,《每日经济新闻》(以下简称“NBD”)记者专访了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包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华而诚等专家,并请他们针对二季度中国经济表现、对下半年中国经济预期等话题,就当前中国经济如何转型升级、应对挑战作出自己的解读。


  专访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贾康:


  “挖掘机指数”反映整体投资仍活跃 借结构性去杠杆解决发展不平衡难题


  NBD:二季度中国经济运行数据即将发布,您预计二季度中国经济的运行情况如何?一些重要指标,如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速将保持怎样的态势?您作出以上判断的原因是什么?


  贾康:我国一季度GDP增速是6.8%。现在,我已经看到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作出预测称,二季度GDP增速预计为6.7%。


  但就目前来说,二季度GDP增速是6.6%、6.7%还是6.8%,这都不是最关键的问题。从当前中国经济增长态势来看,并没有出现明显“失速”的现象。


  从增长势头来说,中国经济还是延续前几年以来的“平台状”态势。当前,“平台状”增长的惯性依然存在,但也面临着一系列不确定因素,特别是多边贸易摩擦的冲击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包括中国经济将如何消化这种影响。


  我注意到,二季度中国经济有一些亮点。例如,从“挖掘机指数”来说,上半年挖掘机指数上冲的势头比较明显。这一指数的走势可以说明,当前我国整体投资活动的前端还在往上走。


  我们可以看到,目前我国财政收入的表现也相当不错。财政收入之所以表现良好,归根结底在于经济景气。由于我国的税制主要以间接税为主,有景气就有开工量、流转额、(税收)收入,而收入增加的幅度也比较明显,这些表现都让我们感到经济确实有一定的景气支撑。


  但同时也应该注意到一系列不确定性因素对中国经济的影响。目前中美贸易争端最大教训就在于使我们清醒地认识到某些领域仍存在“短板”,在极端情况下可能会严重受制于人,今年下半年应着重应对这种不确定性的演变。


  NBD:目前降杠杆举措取得了不错的成效,不过上半年个别月份的社会融资等数据似乎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萎缩。您觉得现阶段我国应如何更好地协调降杠杆和保持整体流动性稳定的关系?


  贾康:在降杠杆领域,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几年前就已经提出,要推进“结构性去杠杆”。我们注意到,现在这个概念在管理层已经获得了运用。所谓结构性去杠杆,指的是不要简单地一刀切式的去杠杆来解决中国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等问题。


  从货币政策来说,新的动态是强调“定向降准”“定向宽松”,而每次“定向”的目标都有不同,包括一些大的银行都进行了定向降准,这就说明结构性去杠杆概念已经被运用到去杠杆实践之中。


  总体来说,目前的货币政策已经向“松紧适度”方面做一些必要的松动。在多边贸易冲突带来不确定性的影响下,这种松动尤为必要。


  在内外多重因素叠加作用下,货币政策合理的目标应该是该松的松、该紧的紧,而不是一味收紧。


  NBD:近期随着美元走强,不少新兴市场汇市都出现了较大幅度的波动,而人民币汇率也受到了一定影响。对此,您认为应如何应对?


  贾康:对于汇率领域的变动,我们的取向还是要让市场起一定的调节作用。当然在这方面出台一些适当的调整措施是难免的。我认为,所有的汇率都会受到调控措施的影响。没有哪个国家会让其汇率完全放任自流,关键是你有没有实力按照你的目标调控汇率。


  目前,美国是最有实力按照它的意愿调控汇率的国家。当然,它的经验是不到万不得已时不去动(汇率),这一点是有道理的,我们应该向它学习,等到必要时再对汇率作出一些调整和干预。


  现在,人民币汇率在各种复杂因素的影响下,当前的风向有些向下的调整,主要是对美元的调整,这是合乎逻辑的,因为之前人民币对美元走强了不少,现在必然会作出调整。


  专访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


  物价传导作用尚未完全显现下半年CPI有望略往上行


  NBD:您如何预测二季度中国经济的整体表现,一些关键数据如GDP增速的区间将处在什么水平?支撑您作出判断的原因又是什么?


  李迅雷:我预测第二季度GDP增速应该在6.7%~6.8%区间之内。从今年5月份的经济运行数据来看,包括投资、进出口的增速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回落,此外消费数据也出现了回落。当然,我们也注意到整体回落幅度并不是特别大。


  NBD:从之前已经公布的部分经济数据来看,有一个比较突出的特点出现在物价领域:工业出厂品价格(PPI)出现了明显涨幅,但与此同时居民消费价格(CPI)依然继续保持温和,似乎未出现明显的传导效应。您觉得其原因何在?接下来的整体物价走势又将是怎样的表现?


  李迅雷:我认为上半年PPI的上行,一是和当前房地产投资增速还保有一定的速度有比较密切的关系;二是受到大宗商品价格往上走的影响,这又与欧美经济的复苏有关。


  而在上半年的CPI方面,其稳定的表现主要是受到猪肉价格和农产品价格的影响。虽然我们可以观察到目前石油价格出现了上涨,但它的上涨作用要传导到CPI上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综合来看,我认为下半年的CPI可能会略往上走一些。


  NBD:您也提到上半年的房地产投资表现,从数据上来看,上半年的房地产投资保持了稳定的状态。不过在国家整体的房地产调控政策影响下,您认为下半年房地产投资增速将会如何演变?


  李迅雷:我觉得下半年房地产投资增速会有所回落,原因在于在房地产投资中,很大一块是土地购置费的支出。而土地购置费的价格又与大家对房地产价格的预期有关系。


  如果房价继续往上涨的话,土地购置费就会涨得比较快;而假如预期房地产价格不会很快上涨,那么土地购置费的增速就会下降,这样一来将对房地产投资增速产生反馈作用。


  NBD:我们都注意到,目前公布的一部分数据显示,上半年个别月份出现了内需相关数据增速出现回落的情况,而与此同时,国家也推行了包括降税、个税改革在内的扩内需措施,您觉得这对下半年整体内需水平的提升将起到哪些作用?


  李迅雷:正在推进的降税措施一定会发生正面作用,但具体作用能发挥多少要取决于降税的幅度。降税的效果将在以后显现,近期的效果还有待观察。


  专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


  结构调整速度应优先于经济增速 高技术服务业营商环境需进一步改善


  NBD:您预测中国二季度GDP增速将达到多少?您作出这样判断的依据是什么?


  张燕生:我估计二季度中国GDP增速会在6.6%~6.7%之间。从原因上说,现在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的转变阶段。我们目前观察到,在这个转变过程中,国家对环保和生态治理力度正不断加大,同时加大去产能、去杠杆和结构调整的力度。


  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转变的阶段性特点来看,增长的速度可以放慢,但结构调整的速度还需要加快。


  NBD:从目前已经公布的1~5月各分项经济数据来看,工业领域的增长表现较为突出,可以说是“一枝独秀”,其中制造业表现不俗,您认为这是否意味着中国制造业高速发展的拐点已经到来?


  张燕生:从现阶段制造业发展的整体态势来看,首先,具备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这些要素的制造业目前的发展速度比较快;其次,创新驱动型经济在广东、浙江、上海、北京等省市的发展速度较快;再次,制造业的结构调整已经初见成效。这些作用发挥合力,支撑了制造业整体的升级发展。


  不过,要判断制造业是否已进入高速发展阶段,从目前我们工业和制造业的发展状态来看,首先还是要注意到目前我国制造业存在着发展不平衡的现象。


  NBD:我们也发现,从上半年一些月份的经济数据来看,投资领域的一些指标出现了增速放缓的现象,您认为这将对下半年的中国经济产生什么影响?我们应对此采取怎样的应对策略?


  张燕生:从我国经济发展的整体态势来看,现阶段在各类投资中,基建投资的峰值已经过去,房地产投资的峰值以及制造业投资的峰值也可能已经到顶。


  从应对策略来说,我们应首要考虑如何吸引外商投资、吸引民营投资、吸引绿色和民生投资。这方面我们需要营造更好的营商环境、投资环境和市场环境。这几块环境的改善比较重要,不过这是一个长期过程。


  NBD:目前我国经济一个重要特征是就业水平较为稳定。从宏观数据来看,5月份我国城镇调查失业率已低于5%;从微观数据上看,各行业的就业需求也相当稳定。您认为其原因何在?


  张燕生:2012年以来,我们可以观察到中国经济出现了GDP增速下行的趋势,但就业率继续“往上走”的现象,其原因很简单,就在于“结构调整”。


  目前,一系列具有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特征的行业,其就业水平都比较高,像我们熟知的快递物流行业就创造了很多就业岗位。


  NBD:您认为在2018年下半年,中国经济应着力面对的几项重要挑战是什么?我们应对此采取哪些措施?


  张燕生:我们刚刚谈到,如果目前基建投资、房地产投资、和制造业投资的峰值已经过了的话,应首要考虑如何吸引外商投资。而要形成外商投资新高潮的话,诸如负面清单和准入前国民待遇等各项投资便利化措施应尽快落地。


  6月28日, 国家发改委、商务部联合发布了《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从这份新版外商投资负面清单48项内容来看,效果还是非常显著。当然,最后的关键是要落地。


  此外我们要注意到,目前外商到中国投资更多地聚焦在高技术服务业,而在这个领域,我们的营商环境、投资环境还需要进一步优化。


  专访包商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原世界银行驻华首席经济学家华而诚:


  需进一步推动高水平对外开放 外需变动很难对中国经济产生决定性影响


  NBD:从2018年一季度的运行数据来看,中国经济开年的表现还是相当不错的。您觉得二季度中国经济会有怎样的表现?GDP增速等一些关键指标的走势又会如何?


  华而诚:今年一季度,中国GDP的增速达到了6.8%,我认为二季度这个数字可能会比一季度稍微低一些,在6.6%左右。


  作出这样判断的依据在于,从中国历年经济数据来看,一般一季度的经济增速都比较高,这是因为目前中国经济主要依靠消费拉动,而一季度期间有中国的传统节日春节。在元旦、春节等节日因素的影响下,一季度的经济运行状况通常比较好,增速也比较高。


  相比之下,第二、第三季度的经济增速可能会略微低一些。从目前公布的5月份经济运行数据看,我们也能发现其中与消费相关的数据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回落。


  NBD:上半年我国出台了一系列与扩大内需有关的政策,例如降低增值税税率、降低关税税率、推进个税改革等,您认为这将对下半年的整体内需起到哪些作用?


  华而诚:讲到降低增值税等一系列已经推行或将要推行的措施可能带来的影响,需要认识到这主要是政府管理领域的一项重要举措,涉及简政放权等目标。与此同时,降税的措施对于小微企业而言是明显的利好。


  NBD:今年上半年中国政府在经济领域的一项重要措施就是继续推进高水平的对外开放,例如在金融行业、制造业等领域进一步放开准入门槛和合资股比限制。您认为推进高水平对外开放的系列措施能起到哪些正面作用?


  华而诚:从中国改革开放40年经验来看,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在国际化背景下的“开放”。中国逐步进入新的发展阶段,走的是从农业(主导)到工业(主导)、从工业(主导)到服务业(主导)的发展道路,目前第三产业的比重已经超过第一、二产业。


  在第三产业中,金融业是一个比较重要的领域。现在中国各项新开放措施,是从工业的开放走向服务业的开放,尤其是金融业的开放。一旦开放措施得以落地,外资能够进入金融领域,就可以起到促进竞争、提高效率的作用,为中国进一步的对外开放带来金融上的支持。


  谈到开放措施对降杠杆的影响,目前我们关注的重点主要是国内企业和金融机构的降杠杆,而引进国外企业和国外投资之后,能够对国内的整体杠杆水平起到一个“对冲”。因此,高水平对外开放能够对目前的降杠杆措施起到促进作用。


  NBD:从上半年一些月份的中国经济运行数据来看,当前与外需有关的一些数据,例如进出口增速表现良好。不过我们也注意到,目前全球贸易争端不断升级,与此同时,欧洲、日本等发达经济体也出现了内需趋弱的现象,对于可能影响外需表现的一些因素,我们应如何应对?


  华而诚:你的观察很有道理,除了显而易见的贸易争端带来的影响外,去年和今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对世界经济的预测报告都指出,2018年世界贸易数据和世界经济增长水平将是未来三年内最好的一年,明年和后年世界经济增速可能会下行,而这一结果还是建立在没有预测贸易争端可能立刻“开打”的前提之下。


  目前的一些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当前的影响不是很大。中国经济目前主要靠内需拉动,外贸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比之前小了很多。当然这并不是说外贸领域出现变化对中国经济没有影响,但外贸的波动也不会像过去那样对中国经济产生决定性影响。

(责编: )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

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政府网站,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本网招聘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