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资讯焦点新闻
东北开放棋局:不管朝鲜如何开放 东北经济要大发展
2018年6月12日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者按:


  东北振兴须突破“开放”的短板。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曾撰文表示,东北经济增长乏力、 民营经济活力不足, 市场化水平不仅低于东部省市, 而且低于很多中西部省区。这不仅反映东北市场活力和增长动力的缺失, 也反映东北对外开放水平的滞后。


  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也提出,东北发展的矛盾和问题归根结底是体制机制、产业结构和经济结构问题。“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是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治本之策”。


  可见,处于内陆的东北地区如何借助国际市场完成技术积累和实现产能的全球整合能力,是发展的关键之一。中央及东北地区地方政府,近年对东北的开放持续展开了战略性布局。


  近期东北亚地区局势呈现好转态势,给东北的开放带来了新机遇。东北如何抓住机遇,构建开放新棋局,受到广泛关注,也是本期专题重点关注内容。(吴红缨)


  东北三省有望在新一轮东北亚合作发展中迎来新机遇。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东北三省有望在新一轮东北亚合作发展中迎来新机遇。


  6月8日到1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将结合出席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对华进行国事访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6月5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介绍,两国元首今年年内首次会晤,对规划中俄关系发展、推动两国各领域合作具有重要意义。根据惯例,双方将发表重要政治文件,签署一系列各领域合作协议。


  此前的5月,第七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东京举行,三国领导人发表了联合宣言,重申将进一步加速中日韩自贸区谈判。朝鲜半岛局势也出现好转态势:朝鲜、韩国领导人实现会谈,朝鲜半岛无核化出现重大转机。下一步,朝美两国领导人峰会有望在6月举行。


  中国东北地区地处东北亚中心,毗邻日韩,接壤俄、蒙、朝三国,在东北亚区域合作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2016 年出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提出,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是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的治本之策。文件明确提出“努力将东北地区打造成为我国向北开放的重要窗口和东北亚地区合作的中心枢纽”。


  目前,东北三省面向东北亚的国际合作的大平台、大通道,通过近几年的布局建设,已见雏形。沈阳、长春、哈尔滨、大连等城市,近期均提出了打造东北亚区域中心城市的目标。


  不过,几乎所有接受访问专家均认为,由于东北亚局势的复杂性,与中国互联互通的合作仍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但对于东北而言,坚持改革开放的道路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动摇。


  打造大平台大通道


  东北亚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格局的变化,给东北振兴发展带来良好的外部环境。


  吉林智库秘书长刘庶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东北亚局势的好转,对于东北三省尽管不可能很快带来GDP上百亿、上千亿的增量,但“东北的东部经济带将受益很大,长白山系的开放将激活。”


  实际上,中央政府一直将扩大东北地区对外开作为振兴东北的重要战略。近年已逐渐形成新区为核心的新的改革开放格局。


  2014年6月,国务院设立大连金普新区。这是东北三省第一个国家级新区,其任务是引领辽宁沿海经济带加速发展,带动东北地区振兴发展,进一步深化与东北亚各国各领域的合作。


  2015年12月,国务院批复同意设立东北第二个国家级新区哈尔滨新区,其定位是中俄全面合作重要承载区、东北地区新的经济增长极、老工业基地转型发展示范区。2018年6月7日,新区管委会正式挂牌,当地媒体称,这标志着哈尔滨新区建设进入新阶段。


  长春新区设立于2016年2月,作为中蒙俄经济走廊的重要节点,长春新区的重要定位是“深化图们江区域合作开发”,加强与东北亚各国的经贸合作,深化与俄罗斯远东地区的全方位合作。


  2016年8月,辽宁自由贸易试验区获批,包括沈阳、大连、营口三个片区,其发展目标是建设成为提升东北老工业基地发展整体竞争力和对外开放水平的新引擎。


  同年11月,国务院出台《关于深入推进实施新一轮东北振兴战略加快推动东北地区经济企稳向好若干重要举措的意见》,提出规划中俄、中蒙、中日、中韩产业投资贸易合作平台以及中以、中新合作园区。


  毋庸置疑,这些国家级新区和平台,现在和未来都将在东北开放中担当重要角色。


  在大通道建设方面,辽宁正在打造三条面向欧洲的综合交通运输大通道,一条是以大连港、营口港为起点, 途经满洲里再到俄罗斯乃至欧洲各地的“辽满欧”通道,另一条是以锦州港、丹东港为起点,途经蒙古国再到达欧洲各地的“辽蒙欧”通道。第三条“辽海欧”也称北极东北航道,以大连港为起点,至白令海峡向西航行,到达挪威北角附近,再前往欧洲各港口。


  辽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认为,不只是货运线路,客运线路也可发展。辽宁目前有多个往欧洲发货的专列线路,韩朝货物通过丹东进入中国大陆,再往西前往欧洲都没问题。


  吉林方面规划了贯穿中、蒙、朝等大图们江国际通道,即蒙古货物可以向东经过阿尔山、白城、长春、珲春,再出海。长春、珲春的商品,也可通过连接俄罗斯西伯利亚大铁路,向西进入到欧洲。


  黑龙江的重要是推进东部陆海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发展,也是中蒙俄经济走廊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打造绥芬河一满洲里一俄罗斯一欧洲的铁路和绥芬河一俄远东港口陆海联运为主的战略通道。


  这些通道都极具价值,但部分推进还有过程。


  四大中心城市的新目标


  除了大平台、大通道建设,城市群的协同发展对构建东北地区对外开放的新格局也有非常巨大的作用。


  东北振兴战略推进以来,东北已形成四大城市群,包括以辽宁沿海城市群、辽宁中部城市群、吉林中部城市群和哈大齐城市群。另外,黑龙江东部城市群也在规划建设中。


  这四大城市群中的四个副省级城市,哈尔滨、长春、沈阳、大连,面对东北亚地区的新机遇,也开始谋划城市转型,提出建设国际化城市目标。


  5月7日,黑龙江省委常委、哈尔滨市委书记王兆力主持召开会议,在听取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2018—2035年)编制工作汇报时提出,要把黑龙江省第十二次党代会对哈尔滨作出的发展定位,贯彻到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中,不断提升城市的承载力和竞争力。


  此前黑龙江第十二次党代会提出,把哈尔滨建设成为东北亚具有重要影响的现代化城市和哈长城市群核心城市。


  2017年12月召开的中共沈阳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对沈阳也提出新的定位:到2030年,率先实现老工业基地全面振兴,走在东北振兴发展前列,建成东北亚国际化中心城市、科技创新中心、先进装备智能制造中心、高品质公共服务中心。


  2017年的长春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明确提出,未来五年要突出建设东北亚区域性中心城市。 在今年5月10日,长春市政府对外发布了《长春市建设东北亚区域性中心城市国际指标体系》,提出了30项具体发展指标。


  长春方面表示,通过中心城市的建设工作,增强服务东北亚的城市意识,扩大对这个区域的影响,凸显服务作用、辐射作用和依存作用。


  大连方面,在今年4月份完成了《大连市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编制工作方案(讨论稿)》。大连在新一轮城市总体规划中将全面对标上海,对标国际一流城市。


  长期以来大连地区的进出口贸易额、对外开放度、GDP等经济指标在辽宁乃至整个东北地区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在2017年国务院批复的《大连市城市总体规划(2001-2020年)(2017年修订)》中,提出逐步把大连建设成为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国际物流中心。


  这四个东北地区重要中心城市的崛起,对于东北地区的振兴有重要意义,同时也有利于为沿边开放提供腹地支撑。不过,要成为东北亚的区域中心城市,对四个城市都具有挑战性。


  长春上述指标体系主要对标国际城市的通用标准。长春日报的报道显示,长春部分指标已经达到东北亚区域性中心城市的初级阶段,少数几个指标处在初级和中级之间,但大部分指标还处在初级前期。“这意味着未来我市在创建东北亚区域性中心城市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哈尔滨、长春、沈阳、大连的经济总量分别为6355亿元、6530亿元、5865亿元、7363亿元。大连经济总量最大,长春次之,然后是沈阳和哈尔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目前整个东北地区经济增速仍比较低。


  以一季度为例,黑龙江、吉林、辽宁的经济增速分别为5.6%、2.2%、5.1%,在全国靠后。1-4月三地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分别为4.4%、0.4%、9.3%。辽宁具有恢复性增长的因素,但是黑、吉仍偏慢。三地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额增速分别为6.3%、5%、7.8%,比全国要低数个百分点。


  如果从人口情况来看,东三省常住人口都是负增长状态,2017年分别净流出了7万多到近17万不等。


  正因为此,东北师范大学中国东北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宋玉祥认为,东北经济好转,还待东北根本性体制转变。


  沿边开放迎机遇


  东北大学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副院长李凯认为,朝鲜集中力量发展经济,尤其有利于东北的东部地带开放,为此有必要制定新的区域发展战略,促进边贸发展。过去辽宁只有沿海经济带,现在加上一个东部沿边经济带,可以延伸向北,一直与黑龙江的沿边经济带连接。


  根据2015年《国务院关于支持沿边重点地区开发开放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 ,东北东部地区的丹东和珲春、图们、龙井、和龙、集安、临江市等地被列为沿边重点地区。其中珲春、和龙、丹东都设有边境经济合作区。


  在跨境经济合作区内可以从事功能齐全的边境贸易、商品交易、出口加工、国际物流等工作。


  辽宁社科院朝鲜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吕超认为,朝鲜劳动力资源丰富,中国有巨大的消费市场,如果中朝合作顺利,边贸和加工业可以很快发展起来。


  东北师范大学中国东北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宋玉祥认为,这其中,丹东和珲春有望成为东北沿边开放的桥头堡,第三产业会得到较大发展。


  当然,半岛局势仍存不确定性。对此,东北大学中国东北振兴研究院副院长李凯认为,不管朝鲜如何开放,东北要实现经济大发展,仍需要以自身开放为抓手,进而改变产业结构偏重的情况,同时大力发展中小企业和民营经济,这才有出路。


  总体而言,受访专家认为,东北振兴和东北亚区域合作是相互促进的。东北亚区域合作为东北振兴提供了契机,而新一轮振兴东北战略也将给东北亚区域合作注入活力。


  目前,东北三省与东北亚部分国家的合作正在推进。比如今年7月9日至12日, 由商务部、黑龙江省人民政府与俄罗斯联邦经济发展部、工业贸易部、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中国—俄罗斯博览会将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国际展览中心举办。


  6月6日,长春市长刘长龙会见了韩国驻沈阳总领事馆总领事林秉镇一行。据当地媒体报道,刘长龙表示,希望推进长春与韩国合作交流,让更多的韩国企业和各界人士来长旅游、交流、合作,实现共同发展。


  林秉镇则表示,从当前形势看,中韩特别是韩国与中国东北的关系一定会更加密切。韩方希望将本国战略与中国的国家战略及东北地方战略相结合,携手发展,共谋未来。


(责编: )

本网站为服务于中国中小企业的公益性政府网站,因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来邮来电告知,本站将立即改正。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本网招聘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