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绍史:我国宏观税负总体并不高 去年降成本近万亿

2017-01-10         中国中小企业信息网    访问次数: 0

  中国中小企业信息网讯 1月10日,国新办就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和深化供给侧改革举行发布会。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会上表示,我国宏观税负的水平总体上并不高,去年在降低企业成本方面大数大概1万亿左右。


  2016年年底,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接受媒体采访,指出中国制造业企业税负高、劳动力成本提升过快等问题。而此前,曹德旺曾表示计划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建厂。曹德旺的这次访谈引发舆论热议。


  对此,徐绍史表示,最近这个话题挺热,制造业的成本、企业的税负议论也很多。曹德旺董事长,可能还不止他一个,另外还有些企业也反映了一些制度性交易成本的问题。


  “一些个案具有它的特殊性,不必过分解读。”徐绍史说。


  最近,财政部、税务总局分别从税制改革和税负构成的角度作了分析和回应。两个部门给出的的结论是,我们国家宏观税负的水平总体上并不高。


  徐绍史说,这个问题要能从更多的角度来看,比如说,既要看到绝对的成本,也要看到相对的成本;既要看个案,也要看总体;既要看成本竞争力的指数,也要看构成指数的具体数值,总成本当中还有分项研究和分析,这需要做客观科学的分析来比较,全面考虑上述这些因素。


  徐绍史称,“我也总体上赞同,与财政部和税务总局持有相同的看法。我依然相信,我们国家的市场还是很有竞争力的,依然是外资最佳投资国之一。”


  同时,徐绍史指出,我国非常关注这些企业的诉求,通过简政放权、减税降费来降低企业的成本,应该说去年一年还是取得了积极的成效。


  据推算,去年我国在降低企业成本方面大数大概1万亿左右。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减税降费。减税,去年开始全面推进“营改增”,2016年能够为企业减少税负大数是5000亿,特别是进出口环节的涉企收费,银行卡刷卡的收费定价机制等等,大概减少了560亿。这样减税降费共有5500亿。


  二是企业用能成本大数减少了2000亿,通过电煤价格联动,输配电价的改革,鼓励电力直接交易,完善两部制电价等等,这个大数是1000亿。另外,去年降低了非居民用气的天然气价格,这样企业用气的成本也减少了1000亿。


  三是利息负担下降。去年1—11月份大数利息减少了787亿。


  四是物流成本,通过航道疏通、枢纽互通、江海联通、关检直通四大畅通工程,公路甩挂运输、无车承运人等措施,整个物流成本降低了350亿左右。


  徐绍史表示,会进一步关注企业的诉求,进一步完善政策,简政放权、降税减费,进一步减轻企业的负担。


  同时,徐绍史也建议,企业在现在经济下行情况下,在注意用好国家政策的同时,练好内功,加强管理,努力降本增效,这样双方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了,企业成本下降就会取得更快地进展。


  一视同仁 不给予某一类企业特定的“超国民待遇”


  最近,有媒体报道称,中国政府给予了外国企业在华公司超国民待遇和补贴,影响到了公平竞争。


  对此,徐绍史回应称,我国作为世界前列的引进外资的国家,一直致力于建立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无论是对外资、对民资、对国资,都是一视同仁,不给予某一个国家、某一类企业特定的“超国民待遇”。


  “当然,我们对有些产业、有些企业给予一些政策的支持,我觉得这也正常,也符合国际惯例,国际上很多国家也是这么做的。”徐绍史说。


  徐绍史称,前不久国务院常务会刚刚通过的《关于扩大开放积极利用外资的若干措施》将在最近印发。


  徐绍史认为,中国要进一步开放市场,进一步引进外资,而且会在统一开放、有序竞争的制度环境和市场环境上下更大的功夫。


  2017年钢铁煤炭去产能方案正在编制


  关于去产能,徐绍史表示,2017年去产能的要求会更高,“三去一降一补”任务会更重,压力也会更大,发改委正在编制2017年钢铁煤炭去产能的方案,春节之前方案就可以下发,科学确定任务目标。


  徐绍史表示,要进一步强化安全标准和落后产能的标准,“僵尸企业”一定要作为“牛鼻子”,加快退出关停。同时要守住四个底线:安全生产的底线、妥善安置职工的底线、依法依规和诚信履约的底线,要保证稳定供给的底线。


  中美经贸有摩擦很正常


  关于中美经贸关系,徐绍史表示,中美经贸合作发展得非常快,它的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双方都是受益的。在快速发展过程当中,在一些问题上有分歧,在一些问题上有摩擦,我觉得也很正常,我们就是要在不断管控这些分歧、解决这些摩擦过程当中来推动中美关系、贸易关系的发展。双方应该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基础上,通过对话协商来建设性地管控这些问题、处理这些摩擦,推动中美关系沿着正确的轨道不断向前发展,造福两国人民,惠及整个世界。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