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税负“痛感”重 期待减税政策再发力

2016-12-05         华夏时报    访问次数: 0

  又到一年年终时,企业的年末结算也已经陆续开始。


  中小企业主黄伟发现,这一年,他的企业缴的税和费,几乎比利润还要多。


  和他的感觉相印证,近日,著名税收专家李炜光发布了中国企业税负问题的调研,他指出,从Undata公布的2013年世界主要国家的企业生产税和所得税占增加值的比重来看,中国是22.9%,其他国家仅在3%-13.1%之间。


  不过,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制定的《政府财政统计手册》计算, 2014年、2015年我国宏观税负分别为29.1%、29.1%,低于世界平均38.8%的水平。按照去年中国GDP总量为67.67万亿元、29.1%的宏观税负水平计算,我国宏观税负绝对值为19.7万亿元。


  “企业、纳税人层面感到负担过重,应该说是企业税负痛感明显。”西安市税务学会副秘书长姚轩鸽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税率“痛感”


  在京东集团副总裁蔡磊看来,企业税负是一个敏感的、但又不得不提的问题。


  “作为企业来说我们不敢说我们的税负高,因为这个东西涉及到方方面面。如果我的社会保障体系非常健全再高点也没关系,踏踏实实地缴80%都行,以后老了有人养着,但是,现在好像没有那么有保障,所以觉得税负都很高。”在天和智库(北京)经济研究所的税务沙龙上,蔡磊这样表示。


  李炜光的报告显示,企业家认为税收负担很重和较重的比例很高,达87%;认为税负可以接受的仅占8%;认为较轻和很轻的仅占1%。此外,中国企业的实际税费负担率接近40%的水平。要知道在我国,除新兴行业以及金融等领域外,大部分企业的利润率都不到10%。如果用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标中的“总税率”(指企业的税费和强制缴费占商业利润的比例)指标来衡量,中国企业所承担的税负2013年为68.7%,不仅明显高于发达国家,也显著高于发展中国家泰国和南非,仅略低于巴西。2014年和2015年,中国继续维持在68.5%和67.8%的高水平上。


  按照这份报告显示,中国现有的税收,无论是宏观税负,还是企业的总体税费负担,都远远超过了很多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


  “坦白地说,中小企业在税负这一块可能更加敏感,因为大企业市场竞争地位比较优势,缴税多但依然活得很好,中小企业就不一定了,这也是痛苦指数的问题。”蔡磊表示。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此前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曾表明:企业近一半以上的利润都被税费占领,当年江浙地区72.45%的小企业预计未来6个月没有利润或小幅亏损,经营信心较低;3.29%的小企业预计未来6个月可能大幅亏损或歇业,对未来经营持悲观态度。


  “我们国家实际区域间的税负也是不均衡的,比如新疆有政策,西藏也有政策,这会造成区域间税收的不平衡。比如说基金公司目前的税负,如果是在北京纳税,可能要按35%。北京市前两年有过四个部门出了文件,这种叫做资本利得,资本利得这个税收可能按20%来缴纳,但执不执行这个文件,不好说。我觉得我们中国的税法就是很多时候还是选择性征税。到目前为止北京有些区还是按20%来征税,但是有些企业可能就按35%来征税。”大华久益华瑞(北京)税务事务所有限公司董事长吴丽光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我们讲税负的轻重,讲税负高低的时候是一个数据,更多是一种客观性,讲税负的轻重的时候,带有主观参与,可能同样缴10个税点,有的人痛的不得了,有的人觉得还可以,那么这里面问题我想还不仅仅是一个税负的高低问题,还有其他的因素。比如说非税收入。还有我把税交付给国家了,国家是不是给我换得真正的产品了,是不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了。”姚轩鸽表示。


  事实上,在国家提出供给侧改革后,为企业减负是五大任务之一,有关部门抛弃了“结构性减税”的提法,直接提到降低宏观税负,减轻税收的总体负担。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了一个非常有诚意的减税计划:营改增税负只减不增。不过,经济下滑,很多地方加税冲动不断,而稳增长的压力也让财政支出更多倾向投资和基础建设。


  营造公平的税收环境


  对于税负而言,大部分中小企业“不患寡而患不均”。


  “提到税负,我们不说高低,我们说不公平。”蔡磊表示,中小企业日子不好过,比如一些企业做平台、做电商,他给平台的佣金广告费用就已经很高了,基本就把利益吃光了,再缴税就死了。


  据蔡磊所言,企业现在免征增值税的额度是3万,那么,按照10%的利润来算,3万的利润就是3000块钱,这些钱买个电脑、上个网、租个房子都不够。“我个人感觉,在信息化手段全面实现公民纳税以后,帮助日子过得不好的企业去减税,这才真正地实现了公平。”


  不过,在吴丽光看来,税负的不公平性在于缺乏统一的法律约束。


  “企业增值税税率究竟适用17%、11%还是13%?这给国家造成了很多问题,比如北京政策是这么规定的,但在江西的政策又不一样了,国家税务局应该对这个有一个统一解释,但是,目前来说还是有差异的,这些都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因为没有税法,都是条例,这样的结果就可能出现不同的解读。”吴丽光表示。


  不过,据记者了解,相关税法的推进已在陆续进行中,同时,中央政治局已做出了“降低宏观税负”的部署。


  “今年7月26日中央政治局讨论分析宏观经济形势,做出了一个非常新的部署,有一个口号叫‘降低宏观税负’,在目前条件下推行的减税,中央政治局提出的降低宏观税收水平显然是瞄准企业降低成本。”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表示。


  在高培勇看来,下一步可以从降成本、补短板这两方面发力,同时把宏观税费成本降下来,并把税、费都纳入视野。


关闭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