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季度地方财政收入上海增速一骑绝尘 东中西部差距拉大

2016-11-18         21世纪经济报道    访问次数: 0

  截至目前为止,除了西藏地区,全国绝大部分省份公布了三季度财政收入状况。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统计各省数据发现,地区财政收入分化明显,东部和中西部省份差距逐渐拉大。


  上海、广东、浙江等东部发达省份,财政收入体量巨大,且增速领先。前三季度数据显示,广东一般公共预算收入规模达到7825亿元,是青海收入的42倍。上海财政收入增速位列第一,同比增长21.6%,而资源省份山西垫底,同比下降7.6%。


  5月1日全面推行营业税改增值税,由于增值税央地划分规则调整,造成部分地区减收效应。不仅仅是服务业发达的东部地区,部分服务业欠发达的中西部省份收入同样减少。例如,因为口径调整,江西财政收入增速下降了4.6个百分点。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认为,由于工业产能过剩较多,三产对地方税收贡献增多。尤其今年房地产销售行情火爆,部分中西部地区房地产业贡献收入更多被中央分享,也造成地方收入下降。


  三季度实体经济呈企稳态势,地方财政收入增速跟着有所回升。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由于中央加大对西部基建投入,带动部分西部省份财政收入增速企稳,后续下行压力仍大。西部省份以资源品输出为主、结构单一的产业结构,自身利润创造能力较弱,财政收支矛盾突出。


  东部优势明显


  从三季度数据来看,东部发达省份财政收入基本处于领先地位,上海、广东、浙江、北京同比增速分别为21.6%、14%、11.6%、8.4%,同期全国平均增速为5.9%。


  前三季度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5.9%,低于同期GDP6.7%的增速,而上述东部发达省份财政增速均要高于同期地区GDP增速,展现出实体经济效益较好的一面。


  如上海前三季度GDP增长6.7%,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实现5453亿元,收获了21.6%的高增长。上海财政局表示,从行业来看,房地产业、租赁和商务等服务业、金融业等行业对财政收入增长贡献较大。具体到税种,增值税2124亿元,增长20.1%;企业所得税1204亿元,增长22.9%;个人所得税469亿元,增长21.5%。


  最新数据显示,上海三产比重已达到70.9%。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上海以现代服务业为主的产业结构,商务租赁服务、信息产业、金融业等,都属于发展空间较大、利润率较高的产业;上海拥有庞大的消费人群、收入水平较高,今年房地产销售市场行情火爆,总部经济的利润收割效应等,都使得上海一骑绝尘,财政收入增速喜人。


  东部省份的高增长,意味着大量中西部省份被平均了。中西部省份的“后发优势”,在财政收入方面表现不明显,诸如宁夏、陕西、内蒙古、云南、广西等地,三季度累计财政收入增速分别为5.6%、5.28%、5%、4.8%、4.7%,增速靠后,大幅低于地区GDP增速,也低于财政收入全国平均水平。


  如云南,前三季度一般公共财政预算收入完成1263亿元,同比增长4.8%,增速比上半年提高0.9个百分点;但与实体经济密切相关的税收收入,实现821.50亿元,增长2.8%。


  这是西部省份较为普遍的现象,资源优势明显的西部省份,由于产业结构单一,倚重重工业,受产能过剩、企业效益较差等影响,财政增长乏力。


  营改增的减收效应


  东部省份目前财政增速,还受政策分配影响。


  5月1日,全面推开营改增后,营业税并入增值税,增值税收入在中央和地方按照“五五分成”;而原来营业税几乎为完全地方收入,增值税中央和地方分享比例为75:25。这个分成比例的变化,带来了中央预算收入的增加,财政部预计2016年中央收入增加1780亿元。


  营业税征收范围为服务业,原本完全归地方的收入,现要划转一半给中央,这对服务业占比较高的省份,无疑意味着收入的减少。


  若剔除营改增后央地增值税收入分享比例调整因素影响,上海财政收入同口径增长23.9%,北京同口径增长11.7%。江苏也从目前相对较低3.4%的增速,同口径增长6.7%。


  从各省公布数据来看,分配政策调整,对西部省份影响同样很大。营改增的口径差异,使得上海、北京、江苏“同比增速”下降了2.3、3.3、3.3个百分点,也造成贵州、江西“同比增速”下降了3.6、4.6个百分点。


  以江西为例,江西前三季度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1715亿元,按营改增过渡期收入分成口径计算增长5.9%,剔除该因素同口径增长10.5%。


  江西三产比重虽然不及东部省份高,但三产占税收总量超过一半。前三季度江西服务业税收完成1068亿元,占税收总量的56.1%。


  西部下行压力仍大


  前三季度,辽宁终于摆脱持续垫底的状态,改由山西接盘。


  辽宁前三季度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696亿元,同比减少127.8亿元,下降7%,降幅比上半年收窄11.6个百分点。与实体经济相关的税收收入改善更为明显,其中税收收入1321亿元,同比下降0.7%;非税收入374亿元,同比下降24.1%。


  辽宁财政状况的好转,部分受惠于增值税共享体制的调整,由于辽宁工业占比较高,增值税分享比例从25%提高到50%,对地方收入改善明显;加上大宗商品价格回暖、汽车和电力行业稳定、原油价格下降等因素影响——钢铁、装备制造、电力、石化等行业税收,同比增长25.6%、22%、47.3%、24.5%。


  山西前三季度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1185亿元,同比下降7.6%。其中,税收收入下降4.2%,非税收入下降了13.3%。


  山西三季度GDP增速为4%,相较上半年提高0.6个百分点,但仍然受困于工业经济的负增长,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0.1%,工业企业仍然呈现整体亏损状态。


  西部整体下行压力仍大。比如宁夏,前三季度完成一般公共预算281.1亿元,同口径增长8.3%。宁夏三季度地区GDP增速为8%,比上半年加快0.1个百分点。不过,宁夏目前经济企稳态势,在于固定资产投资的大力投入,三季度投资增速为10.8%,其中交通运输业投资增长37.8%,铁路投资增长7.2倍。


  宁夏统计局表示,宁夏投资受经济环境、宏观政策的影响较大,投资的稳定性较差。前三季度,各月累计投资最高增速和最低增速之间相差10.9个百分点,7月当月投资一度下降5.3%。投资增速的明显波动,反映出宁夏投资增长的基础不牢。


关闭页面